陸離「批梁」的回應

陸離八月八日在《蘋果》發表〈提問?答問?疑問?──淺談梁文道〉,同時也在臉書發了個「急訊」,通知大家看看那篇文章。文章刊出與「急訊」貼出後,都惹來不少回應,十分熱鬧。陸離的大文實在太精采,我已第一時間在這裏轉貼,並附上相關討論的連結。誰知有朋友告訴我,看不到陸離的「急訊」,也看不到其他臉書的連結。我才發覺,原來非臉書成員,或不是陸離在臉書的朋友,是會看不到臉書的連結的。有鑒及此,我特地將「急訊」及其回應轉貼出來,供大家參考。

另外我在臉書也有轉貼陸離大文,也有些朋友回應,頗有意思,就一併放在這裏。

先刊出在我的臉書的回應:

Kuangren 東山:馬來西亞多有將梁文道當大師,或近乎聖人崇拜來追捧,這就是盲目。陸先生問得很好,可說是一干「文化教父粉絲」的冷水。其實我搞不清楚,他甚麽時候變成了香港文化的教父?難道香港之前都沒人了?

陳同:論書評,我更喜歡蘇小和,林行止,他們讀書都有方向感,下筆認真。蘇的《閱讀中國》書評集,寫來情理兼備,給我「驚艷」的感受,差不多一氣呵成的把它讀完,這樣的讀書快感經驗,近年少有了。

http://sumartin.blog.163.com/blog/#m=0

馬吉:謝謝同伯推介,我倒是不知道蘇小和,真是孤陋寡聞。另外,我也十分喜歡傅月庵的書評。

馬吉:東山兄,董橋、道長都是被名氣太大累了,不是個個人都消受得起的。

陳同:失覺,謝謝馬兄推介。

Kau Kun Cui:最近梁兄有篇文章谈辜鸿铭的错误更严重,连我这个行外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这些错误在专栏文字是很常见的。毕竟写作量太大。提出来检讨也很对。

馬吉:作家們名氣愈大影響愈大,下筆時愈該慎重。

曉莊:喜歡這種直來直去的批評文章。寫文章、出書還是慎重些好。

卞小星:道亦無度/道聽塗說……道哥呀,经過陸老太太點醒,你係良民以後就唔好亂道了。

Chan Pei Wen:文化教父先是外國媒體封、後來泛濫的,梁文道在多個場合都澄清過。

他出錯的狀況,有看《開卷八分鐘》便知。

Faustina Lin:董橋名氣夠大啦,但下笔為文仍清楚慎重,那是人的本性問題,與名氣無關。忙更不是藉口,尤其是已經紅咗,所有出得街嘅嘢都要 100% 無錯,不然信佢講嗰 D 就一蟹蟹錯落去,好危險呀!這肯定是其個人及整個 team 沒有認真做 research 的後果,更有可能是有點自大狂了,以為自己講乜都唔會有人來 challenge, 但求快出貨。

馬吉:Faustina Lin 說得好。我雖然已不那麼喜歡董橋,但他下筆慎重我仍是十分欣賞的。這是執筆為文應有的責任感,應有的專業態度。

Faustina Lin:我曾問董橋為何不再寫時評,他說年紀大了不寫了,再寫太傷身,要經常動氣。說自己是執紈弟子,寫寫收藏心頭好,舊時情,開開心心更好。真有趣。雖然我較喜歡看他的評論文章,但無論他寫什麼,遣詞做句之美,用字之精煉和認真還是無話可說。當為後輩之範!

然後就是戲肉啦!

陸離:急訊給眾友:我破天荒寫了一篇〈提問 ? 答問 ? 疑問 ?──淺談梁文道〉給 《蘋果日報》,有彈有讚,──如無意外,今天8月8日,星期日,會在A叠刊登──請毛淳宇、鄧小樺,暫時千萬不要 unfriend我!──暫時!千萬!不要!──謝謝啦!

馬吉:以事論事,問得好。

毛淳宇:陸小姐,我不明白此文何以令我unfriend你?

Kuangren 東山:讚讚讚

Lam To Kwan(林道羣):隱跡大市的陳輝揚也說為了陸離文章,今天買《蘋果》。

馬吉:因為陸離大文,今天要多買幾份《蘋果》。

陳同:終於有小眾唱反調的聲音透出來了,無論如何都應該受到歡迎!個人一向實踐相反理論,最受歡迎的東西一向少踫,淺嚐即止,所以最理想的媒體,於我來說,是電影,什麼屎尿屁上天下地也好,一兩個鐘頭內,大家緣盡於此,往後好相見。

Edward Lam(林奕華):wow,陸離,unfriend又如何?看法就是看法,我就是我!又不是埋堆世界。

Edward Lam:陸離,我一直認為文化工作者的使命是「撥亂反正」,因此,contextualisation無比重要。我寫評論很重視証物的列舉,即從被評論者的角度印證我的觀點是否足以成立。所以通常一寫便近萬字,是書案上的csi。我也是做創作的,卻更多時候遇上要三扒兩撥把我「活埋」的評論。很不公平。

像我那樣不喜歡龍應台,覺得她假,我也因為沒花足夠時間而保留那是純粹主觀。

Tang Siu Wa(鄧小樺):陸離女士,寫文章評論何時都是好的。就算有人因此unfriend你,都是好的。何必介意我或毛淳宇這些微塵級生物的想法。

想來你是講笑,哈哈,你真得意。fb玩得還愉快吧。

Edward Lam:什么叫我或毛淳宇這些微塵級生物的想法。

Edward Lam:想來你是講笑……why?

Edward Lam:我在什么時候會用這樣的……修辭?

Edward Lam:是什么令一個人覺得可以把自己和另一個人掛上「這些微塵級生物」的等號?

Edward Lam:fb玩得還愉快吧──突然跳去這一句……很有皮笑肉不笑feel。

Tang Siu Wa:林奕華先生,以上留言是回應陸離女士status裡點我名,其實和你第一個留言的「unfriend又如何」是同一意思。微塵級生物就是受寵若驚的意思,其實我和陸離女士不相識,被點名時嚇了一跳。

修辭是誇張,就是玩笑的意思,不好笑的話,我馬上收皮去。

我fb留言一向瘋言瘋語,來留言是出於友善,幸勿誤會。

Edward Lam:又,為什么「寫文章評論何時都是好的」?因為下一句「就算有人因此unfriend你,都是好的」才是重點?

何必介意──即是介意?

袁兆昌:這麼說並非要為誰說話,只想說出我所知的。《讀書好》編輯幾人兼顧書籍出版,筆錄之誤也許不是全出於講者之失?校對過程看來不會到梁的手?編輯都是年輕人,我懷疑我們這羣,欠缺的就是認知那一代文化人那許多許多成果生成的背景,又正如今天我們都不大清楚,其實《讀書好》是誰拍板話事,文字由誰把關?(以我所知,梁在此事比創刊初期隔得稍遠)

Zola Cheung:文如其人,即使是彈也使人舒服。

Kh Ngan:看完《蘋果》文章,很欣賞,抱打不平!!!!

Awong Honsan:十年磨劍,一日「打」一個字打出呢三千幾字,睇落一氣呵成咁精彩,功力唔錯呀!

梁阿平:發人深省。

Chan Ning:陸離前輩,我也來插句嘴可以嗎。

寫評論文章「先天性」就得罪人的了。你不要太在意。既然有些想法不吐不快,寫出來也管不了別人怎麼看了。交朋友只能寫繕稿。寫的讀的都該理解,這是對事不對人。不管是旁人還是當事人,大概都不會介意,請這麼相信著,以後不要「破天荒」,乾脆「天天」寫吧。

有人願意花時間點評自己的作品是好事,不管是讚是罵都無任歡迎,我自己是這麼想的。

另外,關於梁文道的文章事。我想補一點意見,他仍是用手寫稿的。因字跡潦草有時難是辨認出了錯也不是罕見。一真實例子是,曾有一相熟的內地編輯因看不到他某些句子,但一時又找不到他問(他太忙了),於是請我幫忙看一下,把原稿與打印稿傳給我看,我才發現編輯(或打字員)不知是估錯還是甚麼把他某些地方「打錯了」,就順便替那編輯改正過來,那些小錯誤是跟梁無關的。

這不是要為誰辯護甚麼,只是多提供一些背景資料給參考。

Yat Sun Cheung:真佩服!!請妳多多發表高見!

崑南 Snowheart:我有一個提問:陸離明明是寫梁文道吧了,為何預先聲明要某某人唔好暫時unfriend呢?難道那些某某一向是梁才子的打手乎?

寄語陸離,寫就放心寫,率性寫,反正有人自認是「微塵級生物」,你又顧忌一些什麽呢?

Tinkin Kwok:陸離前輩:姑勿論是否認定了毛鄧兩位心胸太狹窄,只能讀某些啱睇的文章,否則就會反檯;發表文章之前預先聲明要兩位暫時唔好unfriend,容易讓人覺得你就是有那種無理假設,其實不利討論。

結果是被點名的兩位沒有發表意見,只惹來林奕華不大對嘴的無厘頭口舌強辯,也似非閣下當初預告和點名的原意。

至於梁文道,我們儘可說他空疏,但似乎他也是太忙。作為民意領袖,他要應付上下八方都期待著的獨特見解,情況其實同韓寒差不多,如果我們替韓寒抱不平,似乎也要從更廣更多的角度看梁文道。

也可能是個性問題,他很有但開風氣不為師的態度,這在近代並不少見,梁啟超的劃時代巨著《湛代學術概論》,也是全憑記憶,被考證出200多條錯誤,很多引文竟然是張冠李戴的,甚至是錯解原意的,但影響力巨大,超出同代許多工於考證長篇大論的學者好多好多。以梁啟超相比,才能上可能比喻不倫,但大家都有為公義發聲,筆下常帶感情的特點是相同的。

其實上文提到的各位我都素未謀面,純屬個人意見。倒是道羣兄和當年曾有數面之緣的輝揚兄,失散多年,藉此打個招呼。

Wong Hiu Nam Kelvin:我很欣賞梁氏,也慶幸我們這世代、這社會有他這個人。看到陸離今日文章,卻沒絲毫不悅,反覺欣喜、振奮。正如陸離所說,梁「紅」了以後,文章和思想確有趨向粗疏的跡象,但似乎沒有誰指出過,更無人敢「修理」他。讀陸離文章,除看出她對事實的執著,更多的是憐才和痛惜後輩。希望此文可對梁當頭棒喝。更希望陸離繼續多寫好文章。

Faustina Lin:忙不是藉口,尤其是已經紅咗,所有出得街嘅嘢都要 100% 無錯,這肯定是沒有認真做 research 的後果。更有可能是有點自大狂了,以為自己講乜都唔會有人來challenge, 但求快出貨。

陳同:我也希望梁兄能有機會更上一層樓,寫較詳盡一點的,較有方向性一點的,甚至有點原創性的。他出道時的書介寫作,有點像詹宏志的一套,有其一定市場功用。詹宏志聰明,點到即止,不會離開安全區域,其實他讀書不怎樣用腦,這一點,留意過書介寫作套路的朋友,不難看出。

梁兄比詹宏志更有大志,這點是應該得到嘉許的。他終於如陸離所說,走向散文寫作,原是一種進步,因為這是開始融會貫通了的表現。希望日後他更紅了,不用再多寫,有機會更認真思考一下問題,不要再理會什麼人寫過什麼了。

推廣知識,其實怎能叫人一味去讀書?尤其是在互聯網時代,埸要是多懷疑,多提問,多思考,多面對問題。一味叫人多讀書,除了詹宏志有個人的商業目的外,其實都不是在野讀書人的應有表現。這種一窩蜂表現,不是自己未用過腦,就是想維繫讀書人的「階級利益」而已。

讀過點書的人,憑良心說,誰不知天下的書絕大部份都是垃圾!怎好叫人胡亂讀讀讀?

你連這個見識也沒有,怎配站出來作人民導師?這一點才是我對書評作者的真正要求。幾十年下來,看過令人滿意的中文書評書介寫作,真的少之又少,所以特別期待林行止的不經意書介或蘇小和那種早有問題而去尋找答案的探索性讀書經歷。

崑南 Snowheart:忙,字體潦草等等,寫過專欄的人都知,手民之誤,平凡之事。至于一而再,再而三的所謂小錯,都算了。說到西西回流自台灣這一筆又如何?這是大錯啊.大錯兼特錯。

Guru Shrink:Miss Lei’s treatise definitely deserves introspection and retrospection. In this electronic era casual is the norm. But casual shouldn’t be equated with careless, in particular where credibility and responsibility are involved. When facts dwindle into incorrect facts and incorrect facts into plain lies, our world will be degraded to such an extent as inhabitable. Bravo, Miss Lei! Keep up your insistence and persistence!

崑南 Snowheart:To err is human though, ‘casual shouldn’t be equated with careless, in particular where credibility and responsibility are involved. ‘

Guru, bravo. Totally agree with you.

陸離:‎(1). 感動……感謝……感激……可惜昨晚我嚴重睡眠不足,無力即時手寫,只好今天再回來繼續「努力」──但我剛才在林奕華那兒忍不住回應了一些「突發迫切」的感覺,又「忍不住」順便提到兩句鄧小樺,一句毛淳宇,不如先轉貼在這裡,作為一個起點。──我的意思其實是請等一等, 因為我仍在「電腦幼稚園」(最近已升小學一年級?)慢慢爬行──轉貼是個「工程」。 [待續(2)]

陸離:原諒我做事慢……我「樹懶」了大半天回來準備「轉貼」上接「留言(1)」, 這才醒起我可能「轉貼」不成功,(樓下「電腦少年」要明天晚上才「可能」上來帮我),──我應該先在這裏簡覆毛淳宇和鄧小樺,方是道理。

──我其實不是「介意」,而是「不捨得」……所以我才會重複一次「暫時,千萬,不要」……有這個擔心是因為有幾位至親好友提醒我「可能會被梁粉絲圍攻」──我也有同感──小思還說不如讓她去跟梁「談一談」, 但是小思「一直找不到」梁,等到我「懊惱」,不等了,最近就在facebook寫了先後三段,短的,只有幾位「相熟」的臉書朋友回應──後來《蘋果》完全是「突然出現」的天時地利人和,但如果沒有臉書近日「訓練」我寫「順」了手,我未必可以寫出來那樣長的文章。──其實江瓊珠都說過不如讓她先跟梁的太太「談一談」,我立即「直拒」──不是「婉拒」──幹嗎要找他太太談?(當然因為江瓊珠老早「已經找不到梁」──但「找不到梁」只是江要「找他太太」的cause,正如另一個cause是因為跟他太太「熟」──可是cause不等於reason!!!好比1972年「山泥傾瀉」,和「大廈倒塌」是我的情結──倒塌的casue原因是大雨,山泥傾瀉,但是reason理由呢?港大美少女女生未曾開學就被大樹壓死,也是只有cause,未知reason!──對不起,長氣了,總之我覺得要去找他太太「談談」毫無道理……)──不過星期六晚我都記得請江瓊珠先告訴他太太文章翌日見報,以免失驚無神!──後來發「急訊」點名鄧小樺,很簡單,因為她在《我執》寫她是梁的「粉絲代表」……加上毛淳宇是因為我緊張他。前因故事一匹報咁長,連繫到林奕華,有緣再談。(若下面無留言(2),即是我「轉貼」失敗。但毛鄧──嘩,沒想到會這樣出現「毛鄧」呀──都熟電腦,必要時請先往林奕華家……)

馬吉:陸離所說的留言(2):還有必須順便在此補說:你昨晚為鄧小樺「懊惱」, 很「意外」! 其實鄧小樺略有頗大成份elf性格,(我都有一啲啲),你肯定都有啲啲咁多多……諗起高達就是個大大大elf),林中冬菇羣上偶遇,「一言不合」,來往兩小招,沒事呢……抱歉是我昨晚過勞俺極無法書寫,只好瞓足之後,再來「努力」……一直掛住毛淳宇…稍後,稍後……

以下是在我的臉書的後續回應:

馬吉:看到葉輝與其他人對陸離的回應,實在令我失望。原來一個人心存偏見(私),是很難公正地討論問題的(雖然討論的時候貌似公正)。

Faustina Lin:唔通葉輝係梁文道馬仔/打手?雖然他在文章一開始便說不是想維護梁文道,但事實上全文都在為其辯護,有可能梁文道本人不便或不好意思自辨,請葉輝出手幫忙?哈哈,陰謀論,講吓笑啫,莫怪!

李以果:文壇太多是非,冇眼睇,不如攞啲時間搞好創作重好啦!

Km Lee:隔岸觀火數天,看到各位前輩越寫越有火,不覺有點茫然。誠然,善意的批評是改良產品的妙藥,只納同聲而拒異見,最終無所益。陸離前輩最初指出梁文道一文的錯誤,而其文的確有出錯,這實無可厚非。陸離的批評雖亦有筆誤,但不見無理謾罵之意,不明葉輝先生反應何以大,其雖有系統地分析陸離的批誤,然其文實存一絲慍怒,口裡說不翻陸離舊帳,不偏袒梁文道,不過做了,就是做了。

梁文道、陸離和葉輝都是我敬重的文化人,天氣悶熱,偶爾發火也無不可;但火過大過猛,卻可燒盡半生功名。為文審慎,應該。暗裡奚落,差矣。

陳同:陸離對這類事情一向認真,也不是針對梁文道本人,只是文風而已。大家議論的應該著眼在這一點上。從這一點出發,「人誰無錯」,「人有錯,你就沒錯嗎」的爭議其實都是向天開槍而已,根本未涉議題。

有人愛就這回事真的辯論嗎?先定個議題出來吧!否則,豈不是類同於娛樂圈八卦作業?

馬吉:葉輝大文一出,再討論下去已沒有甚麼意思了,因為已轉移了方向(視線)。

同伯所說甚是,說的原是文風問題,或如崑南所說,是寫作態度問題,比互相挑錯處有意義得多了,可惜沒有深入討論下去。

張錦忠:馬吉說得好。再討論下去可能就是挑更早的文章的錯處了,就像余秋雨的個案吧。那並非陸離原意。

我沒讀梁,故一直沒插話。

附錄:

陸離與文道(2010.08.11《大公報》)
黃子程

不見陸離一段日子,今早讀某報副刊,赫然見有她一篇兩千多字的文章。還知道她去過書展,聽了韓寒的演講,又知道她為了「認識」梁文道,特別定時看《讀書好》梁訪問、讀梁在某報的專欄、收看「鳳凰衛視」梁的書介及買了今年一月版的台灣版《我執》。於是,一連串的認真「認識」梁文道「運動」(陸離很少這麼勤力的),方有剛才上文提及的二千字文章--《淺談梁文道》的出現。一切都是書展惹的禍(但對我這個讀者來說,卻是福了)。不,應該說,一切都是因為韓寒而起。

過去,能夠得到陸離垂青的人(隨便舉例:杜魯福、舒爾滋、黃子華……)是絕非偶然的,而這些人得到了陸離最投入和最貫徹始終的捧場,且終生無悔。這一次,該是韓寒(對不起,陸離,且讓我這樣推想)。韓寒在今年書展中說過的兩句話,事後在傳媒的熒屏上一再曝光:一句是「我最想見張栢芝」,一句是「梁文道的文章寫得很好」,陸離在現場,很清楚這兩句話是在怎樣的處境下「答」出來的。對陸離來說,「張栢芝」一句她不關心,她只用此句來旁證「梁文道」那一句。陸離就因了此句,要還梁文道寫文章的一個真貌,她要探究的是:一,韓寒並非真的認為梁文道的文章寫得很好(在兩個作家比較之下,韓只選了梁文道而已)。二,梁文道的文章,也許寫得流暢,但錯漏之處,實在不少,值得大家留意。陸離的話,值得撰文者反思再三。

陸離復出(2010.08.12《蘋果日報》)
邁克

哇噻,親愛的陸離終於復出了!早前替鄧小宇的羅宋餐增頭盤,又為凱旋歸來的《歲月神偷》當現場目擊證人,雖然確實執起支筆寫字,可都給人友情客串的感覺,多少有點睡眼惺忪;但這次在《蘋果》修理梁文道,卻完全龍精虎猛,狀態回勇到未做石琪老婆嗰陣。梁粉稍安勿躁,我們這些望到頸長的讀者眉飛色舞,並非與道長有仇,而是因為旱得太久,只要天肯落雨,哪一片低窪地淪為重災區都不介意。甚至不怕你罵我身痕,有那樣的良師肯紆尊降貴鞭撻,我一定送上門攤大手板,望她的藤條高高舉起低低放下,一方面虛心汲取教益,一方面暗暗得戚:揀都揀我嚟懊惱噃,你地恨都恨唔到!

「中國學生」四次返老還童變成「中學生」,究竟是手民之誤還是貴人善忘,相信當事人很快會作出交代,屋頂上的小狗鐵棒磨成針,《戰爭與和平》是一日一字讀出來的還是打出來的,再秘密大概機制也包不住。連老朋友陳輝揚是否凡心未盡(色心又起?),涼血的我都不那麼緊張,反而對 to s or not to s的迷思感到莫大興趣。實不相瞞,早在闖進法語領域之前,我的論盡已經激得死替莎士比亞維護純正的義勇軍,不但犯了好 s唔 s的毛病,而且慣性係又 s唔係又 s。當年在三藩市窮途末路,曾經博懵賣英文維生,同居男友打字機慘遭霸佔之餘,還被逼成為冇酬勞的私人校對。紅筆改得手軟,他不禁發脾氣:「點解你乜都寫成複數?」我理直氣壯笑嘻嘻答:「你唔知中文冇 s嘅咩?成世未食過朱古力,一旦入到朱古力廠,睇你忍唔忍得住口吖嗱?」

相關連結:

http://www.facebook.com/?ref=home#!/profile.php?id=100000674931717&v=wall&story_fbid=149063795110792

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sk=lf#!/note.php?note_id=10150234767245487&id=1639785874&ref=mf

http://www.hklit.com/forum/viewthread.php?tid=2836&page=1&extra#pid943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lcgr.html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php?iss_id=20100812&sec_id=12187389&art_id=14335257

http://hk.myblog.yahoo.com/mnkwun/article?mid=658

http://ckwan2007.blogspot.com/2010/08/pk.html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822&sec_id=4104&subsec_id=14057926&art_id=14370479&coln_id=6744221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香港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8 Responses to 陸離「批梁」的回應

  1. 魚頭叔叔 說道:

    馬吉,我覺得這討論蠻好的。文道這幾年確實太忙了,為文難免疏略,陸女士直言提醒,這是真正愛護後輩。其它人的討論也是各抒己見,包括葉輝所說,都沒什麼意氣,也無所謂偏心、圍攻。在我這隔海旁觀者看來,這是「友直」的善意,非常好!所以千萬別再說「徒子徒孫」「文化教父」「控制」「圍攻」什麼的,這種詞彙也是相對疏略,很容易引起意氣,那就不美了。心以為危,把主觀的看法講講,貽笑大方了。^_^

  2. HoHo 說道:

    小弟只是普通讀者一名,與各討論者也素未謀面,但近日對於你的言論,多少有些感想

    「陸離說在寫「批梁」文章時,「有幾位至親好友提醒我『可能會被梁粉絲圍攻』」。為甚麼以事論事,竟「可能會被圍攻」?現在看來真的被圍攻了。莫非梁文道真是「文化教父」,有許多徒子徒孫追隨他,惹不得?那麼這個所謂文化界是否已被「教父」控制,再不講道理的了?」

    這是你在面書的一段說話,說實話,你老是「教父」前「教父」後,「圍攻」前「圍攻」後,不煩厭麼?說實話,看過陸離的文章,確是獲益良多,但大家也是議事論事,用不著冷嘲熱諷吧。

  3. 馬吉 說道:

    魚頭叔叔良言,麻吉受教了。只是叔叔說葉輝之言「是『友直』的善意」,我卻不敢苟同。陸離的論點在情在理,不慍不火,正如叔叔所言,是真正出於對後輩的愛護。但葉輝沒有正面點應陸離論點,只轉移話題,針鋒相對,像小朋友相罵般,數落對方的不是,彷彿說,嗱,你都錯漏百出,仲話人?這是我最看不過眼的。葉輝如此態度,毫無誠意,這個問題再討論下去,其實已沒有意思了。

  4. 馬吉 說道:

    回心一想,還是要多謝魚頭叔叔和另一位朋友的忠言,我的甚麼「文化教父」、「徒子徒孫」的確過火了些。我的「文化教父」說,是套用了東山兄的典故。他說,在馬來西亞已有人將梁捧成香港的「文化教父」。不過,跟着已有馬來西亞書友陳沛文補充說,那只是媒體炒作,梁已再三澄清。我看見陸離「批梁」之後,紛紛有人挺身而出,為他申辯,我說「文化教父」、「徒子徒孫」,是質疑那種現象,並非存心扣帽子。為免意氣用事,已將這一段刪掉。

    • 魚頭叔叔 說道:

      馬吉,我們這個時代,記者寫文章像寫文案,隨手一揮,就是一頂帽子,文道不過主持一下節目,寫寫專欄,就被大陸媒體冠上「香港文化教父」的大帽子,記者以為是恭維,殊不知卻給他帶來說不清的困擾,從大陸到台北,他一路解釋,卻總解釋不清。

      類似的事,我也碰過,不過就是多逛了幾年、幾間舊書店,什麼「舊書達人」「舊書天王」就摜過來,成了緊箍咒。很多人一聽,覺得你這封號真是猖狂、囂張,便要來討教來請益。當事人有苦說不出,有理說不清,那真的很慘!

      文道是個有心人,替香港做了不少事,說來也是「香港之光」,即使寫快寫多了,致令詞語多有粗疏,提醒一下也就是了。依他的個性,我想他會很樂意接受指教才對。

  5. 馬吉 說道:

    thanks

  6. 關平 說道:

    各位,

    方舟子的網誌上亦有一篇談梁文道的文章,或可一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lcgr.html

  7. 馬吉 說道:

    謝謝提供連結,是對陸離〈提問〉一文很好的補充。

  8. 馬吉 說道:

    方舟子〈梁文道敬覆错人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lg7c.html

  9. 馬吉 說道:

    關平〈陸離 PK 梁文道 〉:

    http://ckwan2007.blogspot.com/2010/08/pk.html

  10. 引用通告: 梁文道:記憶如何錯誤──奉覆陸離女士 | 書之驛站

  11. 月亮迷 說道:

    接觸梁文道的電視談話節目已經有一段時間 , 很 欣賞這個文化人的氣度和素養, 他的很多文化觀點, 其實也在影響著中國(包括東南亞)很多年輕人. 不管你喜不喜歡, “梁文道現象"已經是一個事實, 成名的代價, 往往容易招人妒忌, 在你的字裡行間, 我好像隱約嗅到一股偏見… 希望這只我的錯覺.

  12. 引用通告: 2010 in review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