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噻,陸離終於復出了!

我其實是陸離的粉絲,可惜如她所言,她真是個「樹懶」,不大肯寫。最勤力的一回,是八十年代在《香港時報》寫了個專欄叫《麻珠集》(麻珠係佢隻貓),天天見報,竟然從不脫稿,連她自己也嘖嘖稱奇。但好像只寫了兩三個月,就無以為繼。那《麻珠集》我曾經整套剪存,後來幾回搬家,還是弄丟了,嘆嘆。

所以陸離復出,我也像邁克一樣,興奮莫名。

臉書的回應:

張錦忠:當年編刊物時也轉載過《麻珠集》。
我是陸離的粉絲,也是邁克的粉絲,所以邁克寫陸離,更叫人眉飛色舞。
我們有幸活在陸離的時代,邁克的時代,也是幸福時光。

陸離復出(轉貼)
邁克

哇噻,親愛的陸離終於復出了!早前替鄧小宇的羅宋餐增頭盤,又為凱旋歸來的《歲月神偷》當現場目擊證人,雖然確實執起支筆寫字,可都給人友情客串的感覺,多少有點睡眼惺忪;但這次在《蘋果》修理梁文道,卻完全龍精虎猛,狀態回勇到未做石琪老婆嗰陣。梁粉稍安勿躁,我們這些望到頸長的讀者眉飛色舞,並非與道長有仇,而是因為旱得太久,只要天肯落雨,哪一片低窪地淪為重災區都不介意。甚至不怕你罵我身痕,有那樣的良師肯紆尊降貴鞭撻,我一定送上門攤大手板,望她的藤條高高舉起低低放下,一方面虛心汲取教益,一方面暗暗得戚:揀都揀我嚟懊惱噃,你地恨都恨唔到!

「中國學生」四次返老還童變成「中學生」,究竟是手民之誤還是貴人善忘,相信當事人很快會作出交代,屋頂上的小狗鐵棒磨成針,《戰爭與和平》是一日一字讀出來的還是打出來的,再秘密大概機制也包不住。連老朋友陳輝揚是否凡心未盡(色心又起?),涼血的我都不那麼緊張,反而對 to s or not to s的迷思感到莫大興趣。實不相瞞,早在闖進法語領域之前,我的論盡已經激得死替莎士比亞維護純正的義勇軍,不但犯了好 s唔 s的毛病,而且慣性係又 s唔係又 s。當年在三藩市窮途末路,曾經博懵賣英文維生,同居男友打字機慘遭霸佔之餘,還被逼成為冇酬勞的私人校對。紅筆改得手軟,他不禁發脾氣:「點解你乜都寫成複數?」我理直氣壯笑嘻嘻答:「你唔知中文冇 s嘅咩?成世未食過朱古力,一旦入到朱古力廠,睇你忍唔忍得住口吖嗱?」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香港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哇噻,陸離終於復出了!

  1. 馬吉 說道:

    張錦忠在臉書的回應:當年編刊物時也轉載過《麻珠集》。
    我是陸離的粉絲,也是邁克的粉絲,所以邁克寫陸離,更叫人眉飛色舞。
    我們有幸活在陸離的時代,邁克的時代,也是幸福時光。

    「我們有幸活在陸離的時代,邁克的時代,也是幸福時光。」這句超讚。

  2. TK 說道:

    說陸離寫《麻珠集》從未脫稿,我有點懷疑。我原本存有全套《麻珠集》剪報,10多(還是20多)年前陸離說要選編出版,就將剪報借給她。忘記是否我說送給她,書沒出版,剪報大概仍在陸離手上。一般的專欄多是字數固定,但《麻珠集》長短不一,長的過千字,短的只得數百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