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追風,一面追問》

此書作者俞曉羣曾是遼寧教育出版社社長兼總編,九十年代末至千禧年初,遼教出過套「書趣文叢」,共六輯六十冊,大受讀者歡迎,就是由他一手策劃的。此外,上海著名讀書雜誌《萬象》,也是沈昌文與他創辦的。由他來追述諸般出版、文化舊事,自是甚有看頭。書中許多篇章,如記陳原、王充閭、黃仁宇等,都令人回味。有些介紹外國思潮的文章,也甚有啟發。不過,我略嫌書中對「領導」有時未免吹捧太過,跡近肉麻。像說到領導關心出版,為書名題字等等,言語之間都心懷感激。也許在那樣嚴控思想、出版的時代,領導能有那樣的「寬容」,的確令人欣慰。但須知那原是不正常的,本來就有的東西,何須他們額外恩賜,恩賜了又感戴不已,只能說明骨子裏的奴性未除。

又如書中說到蘇叔陽,他寫了本《中國讀本》,不只在國內,在國際間也甚為出名,三年間,「竟然有十一種文字版本產生出來」。大陸出版部門於是加大力度推薦,這亦無可厚非。奇怪的是,蘇叔陽竟將不同版本的《中國讀本》送了給溫家寶,並附上一封極其謙卑的信:「茲奉上拙著《中國讀本》(中文簡體字本、中文繁體字本、英文版本)三冊,請不吝賜教。此書原是供青少年瞭解祖國及中華文化基本知識的讀本,不意發行以來,竟達千萬冊以上。德國貝塔斯曼出版集團又將它列為向西方世界介紹中國的第一本書籍,以致引起外部世界的興趣。但我總有些忐忑,不知內容是否確切。倘能獲得您的指教,則私心引為至幸。」原來千百萬讀者的肯定還不夠,因為沒有領導人的肯定,蘇先生心裏還不踏實,非要自動獻身,讓領導再審查一下不可?溫家寶也識趣,馬上回信,讚賞一番。俞曉羣說:「見到溫總理的回信,蘇先生很高興。他趕緊打開家中的傳真機,想把原件的樣式傳真給我們。沒想到信紙是用宣紙寫的,信紙既薄且軟,一下子就夾到了傳真機中拿不出來了。後來請工人卸開機器,才取出信紙,還好沒有絞碎,只是有些皺摺了。」唉,這又何必?

《一面追風,一面追問》是繁體字版,二00八年由台灣大塊文化出版。二0一0年大陸的浙江大學出版社又出了本《這一代的書香》。我約略比對過兩書的目錄,大約後者是前者的增訂本。俞氏既然如此擦領導的鞋,想來即使是繁體版,也不會有甚麼違禁的話,須特別關注(事實上我也看不到),那麼要看的話,當然是簡體本。一來內容更豐富,像有篇說陸灝如何獨力支撐《萬象》的編務,還有篇回憶「82屆」的同學等,都甚為動人,而這兩篇都不見於繁體版。二來繁體沒有圖片,簡體則附有相關書圖和人物照,讀來更添趣味。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