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陶傑

傅月庵:斷斷續續把陶傑在台灣出的第一本書讀完了。陶傑,我算熟。新世紀前幾年,常從香港轉機到中國出差。去時,買一本亦舒;歸程,抓一本陶傑。一路讀來,通體舒暢。

陶傑筆健,無庸置疑。他是典型憤世嫉俗的浪漫主義孑遺,看啥都不順眼,月旦人物,點評時事,冷嘲熱諷,氣壯吞山河。讀他的文章,類如處身法庭,聆聽結辯。他滔滔不絕,說之以理,動之以情,就是要一搥定音:「有罪!」陶傑的厲害在於,你可以不接受他的結論,卻不能不激賞他的推論。

「看看馬英九起用的幕僚:一個姓金的娘娘腔。堂堂總統,寫信請人出山:『我不許你拒絕』,這種句子,像基佬(Gay)通款曲訴衷情,憑對文字的觸覺,可測小馬哥之柔靡。兩個都柔靡,這個國家就會垮掉。」

此書最能代表陶傑的一段話。台灣總統被港仔這樣說三話四,誰不恨得牙癢癢?卻拿他一點辦法沒有。自己不爭氣,怪誰?此書值得一讀。就是書名有點不足。《這是個,無菁英時代》,似宜加個副標:「除了我陶傑之外!」

馬吉:香江許多人都被稱為才子,陶傑是其中之一,但我覺得他當之無愧。他起初起初的時候,也曾是文學青年,寫詩、寫散文,亦畫素描,散文和詩都得過文學獎。先是一九七六年以〈屋之輓歌〉獲全港中學生徵文比賽散文冠軍,一九七七年以〈揮春之二〉獲《時代青年》雜誌第三屆詩冠軍,同年又以〈兵車行〉獲第五屆青年文學獎詩亞軍等。

他在香港拿下諸多文學獎項時,其實已在英留學,學成之後,就留在彼邦工作,居英十六年才回港。他本名曹捷,回港後便「化名」陶傑,在金庸的《明報》開了個專欄《黃金冒險號》,也在《明報》發表過幾篇小說,但不見再寫詩。後來他轉到《蘋果》續寫《黃金冒險號》,一直至今。他詩詞大概讀得不少,專欄文字都有古典色彩,凝練而耐讀,在香港的專欄作家中,算是少有的。

魚頭叔叔說的那本書於今年八月出版。他第一本書是《泰晤士河畔》,香港人間世製作公司一九九四年二月初版,是本很精純的散文集。這人間世我懷疑是他跟幾個朋友搞的,因為只出過三數本他和朋友的書,沒多久就銷聲匿跡了。他在大陸也出過書,叫《無眠在世紀末》,陳子善編輯兼寫了推介,稱陶的散文學、識、情俱備,一九九九年上海文匯出版社印行。可惜陶在大陸,始終不如董橋般紅火。

(來源: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539260745#!/profile.php?id=100000788247231&v=wall&story_fbid=107249696002028&ref=notif&notif_t=like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香港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