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金庸

卞小星:金庸戴博士帽場面好有趣:院長話查先生與太太讀書其間品行並無越軌(你估劍橋幼稚園咩?)劍橋院長引用中國典故致詞:五百年必有王者興。(潮流興名校擦學生鞋啦!)查先生的英文博士論文是研究唐代安史之亂時的一個皇位繼承之謎。(查先生真是聰明人,鬼佬睇見題目都腳軟,敢唔OK嗎?)陶傑落多30克鞋油話:茫茫銀河夜永,又多咗粒「金」星,我望勻香港個天,重係得粒陳易希噃!

馬吉:劍橋有不少中國專家、學者,金庸唔係咁容易呃到鬼佬者也。能拿到劍橋學位的,憑的都是真材實學。可以看輕金庸,但不可看輕劍橋。

金庸報讀劍橋的經過可參閱劉紹銘的〈金庸康橋讀博與做學問〉(此文原刊《蘋果日報》。

卞小星:同是左派,劉銳紹比程翔踏實多了。

Faustina Lin:Cambridge already surpassed Harvard became number one university of the world this year, if anyone thinks「潮流興名校擦學生鞋啦」basically doesn’t know how an university operates, unless he is talking about some schools in China. Totally agree with what馬吉said「劍橋有不少中國專家、學者,金庸唔係咁容易呃到鬼佬者也。能拿到劍橋學位的,憑的都是真材實學。可以看輕金庸,但不可看輕劍橋。」But in here, we can’t even「看輕金庸!」How many people can actually dig deep into acquiring knowledge, pursuing truth, nothing but the truth even at this old age?

馬吉:Faustina, completely agree with you。我雖然不大瞧得起他的武俠小說、和晚來投共,但也很佩服他的好學精神。像他那樣成名的老人家,能像學生哥般守規矩上學,實在難得。話又說回來,金庸武俠影響巨大,香港的讀者、觀眾不用說,大陸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風氣初開,對改革開放步步為營,全靠引進了金庸和、鄧麗君打開局面,功莫大焉。而金庸當年「拼死辦明報」,被左派呼為「豺狼庸」,差點就像林彬那樣被幹掉,他那時候也是個好樣的。他晚節不保是一回事,但歷史不容抹殺。

另外,卞小星將劉紹銘和劉銳銘搞混了。劉紹銘現為嶺南大學教授,留學美國,從來不是左派。而程翔雖然出身左派,本來任職香港《文匯報》,但六四後憤而辭職,辦了反共雜誌《當代》,因言論遭忌,被大陸以莫須有罪名關了五年,他也是個好樣的。

卞小星:翻查過外公剪存60年代明報的政論剪報,倒覺得金庸並非晚節不保,他其實思想一貫不變,只不過看不過眼四人幫走歪了路,此一時彼一時,今日左派已非當日左派,他不會跟風瞎罵,可見比盲目的反共人士來得清醒,雖然大陸仍多缺點,事實看出領導人在摸着石頭走路,一步一步改善中。

馬吉:哈哈,小星有所不知,金庸投共,非自今日始。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他已在《明報》社評跟香港大學生開片,最終令大學生上街遊行,火燒《明報》。他後來任淅江大學文學院長,訪問時說到新聞報導應否有獨立意志,他卻說應以解放軍意志為依歸,令人譁然,連董橋也說「金庸先生的言論十分前衛。」

想知多一點,或可參考這幾篇文章:〈只有金庸沒有徐志摩?〉〈香江第一筆〉〈趨權赴勢〉

我看小星的貼文,對今日中共每多同情,是認不清歷史。今天中共基本上仍是個專橫、殘暴的政權,即使有一兩個品質較佳的領導人(這方面我大表疑問),也改變不了其本質。我今天仍堅拒反共,是我多年來讀書、觀察的結果,我自問比許多盲目捧共的清醒得多了。

另外,請小星注意,金庸當年反的不是「四人幫」,江青說,她只是毛主席的一條狗。金庸社評直指毛澤東,毛發動文化大革命,金庸就指這是毛要奪劉少奇的權,一語道破。左派才對他咬牙切齒。

卞小星:也請馬吉注意,今日大陸走的已不是毛路線,證明金庸思想不變。

陸離:To 馬吉+ Faustina Lin:卞小星是一個非常頑皮、但好玩有趣的人。(我甚至覺得他可愛,而且他是我「2012: Alan Turing Year」的親密戰友!)今次我也不是完全同意他,可他寫得真的好好笑,我哈哈大笑之後,當然一「讚」。隨即「讚」馬吉,因馬吉有道理。再「讚」Faustina,因 Faustina 亦有道理。──不過我們讀卞小星,讀「近年」邁克,甚至有時讀「近年」陶傑,似乎都不可以太過認真:他們多半在「玩」,很多時「玩」到癲,我們一邊欣賞一邊保持清醒也就是了。──能引發馬吉和 Faustina正經討論,也是好事。回說金庸,他的小說和他的社論,已經讓我們老早知道,歷史是他的强項。何況他是「婉拒」劍橋「榮譽博士學位」之虛名於先,然後決定腳踏實地「正式」修讀博士,這是必須尊敬佩服的。至於他的論文題目偏窄,這似乎是一般博士論文的特色?

Faustina Lin:記得有此傳聞,當年金庸投共主要是為了哉培兒子入大陸做生意,此事當真乎?

馬吉:陸離前輩,我也欣賞小星有獨立思想,素有大志,但胡亂親共實在危險,要點醒一下。小星以為今日中共走的不是毛路線,表面好像如此,但實質其實沒有兩樣,仍是「以我為主」,只要有利鞏固政權,就不擇手段,不顧百姓生死。今日他們發動不了文革,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不能,當今中共領導人沒有一個有毛或鄧的威望,號召不了羣眾也。看看四川大地震死了多少人中共仍無動於衷,看看中共監獄內還關了多少異見人士,看看地方官員如何凌辱百姓就知。

Faustina,金庸的兒子早年自殺身亡,所以他沒可能為鋪排兒子的前途而投共。倒聽說他當年「賤賣」《明報》給于品海,是因為于長得像他死去的兒子。不過,據羅孚的說法,他真的「一以貫之」(當然不是如小星說的那樣),無論當年反共或後來親共,都不過是投機。當年他初辦《明報》,為了刺激銷路,一方面大寫武俠小說,一方面就大力批共。他在港英庇護下批共,本來毫無風險,不料來了個六七暴動,他才身陷險境,實始料不及。八十年代鄧小平改革開放,那回他上京見過老鄧之後,就開始親共,也是看好老鄧大有作為。他連忙將一套武俠說送給老鄧,老鄧讀後大加讚賞。那時武俠小說這小資的東西在大陸仍是禁忌,但金庸小說就率先打入大陸市場而大賣,食咗頭啖湯。他任浙江大學文學院長時,想帶博士生卻沒有學生願意跟他。他最後是灰頭土臉離開浙大。羅孚說,他報讀劍橋,多少因為浙大一役令他顏面無存,他因不服輸而去進修。

但這些江湖傳聞或誅心之論,原無實則證據,茶餘飯後說說就算,不必認真。

卞小星:問過好多老人家,佢地都話文革期間羅孚指揮左派掟菠蘿,林彬係邊個殺死,呼之欲出了。怪不得佢對抗暴金庸恨之入骨!

馬吉:不可一概而論。金庸其實也是《新晚報》出身,跟羅孚同過事,兩人算是好友,這個關係他們至今都公開承認的。後來金庸叛離《新晚報》,另立門戶《明報》,跟左派對抗,兩人的恩怨實難以說清。不過,羅孚認識金庸多年,他對金庸的觀察仍然很有參考價值。至於左派六七暴動,羅孚確是負責人之一,難辭其咎。

陳同:看來金庸走的仍是過去讀書人的老路,名成利就也好,只是未當過官或給引為入幕之賓,總覺得此生白過了。那試問走這條路子的人,仍能獨立思考頂天立地面對真理?

讀書人,好一把年紀了,仍念念不忘那什麼勞什子學位什麼的,落在我這類渾人眼裡,自會認為他的眼界,比那輩為兒女通宵排隊謀學位的家長來說,似乎高不出多少,對不對?

至於,當年他在急於闖廟堂表丹心之際所說下的一些狠話,不外是投資或下注的舉措而已,大家又何須認真?至於他是否投共的問題,則好比有人來問李首富又是否愛國一般,誰要去關心?

他近年沉醉殿堂學問,倒是一褔份,起碼不用再顯擺他的佛學修為了,對一眾金迷來説,耳根清靜了一點,相信,未始不是一種福份。

(來源:http://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539260745&v=wall&story_fbid=130679936979907&ref=notif¬if_t=feed_comme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留言精選, 作家香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則回應給 說金庸

  1. 過路的 說:

    —“金庸的兒子早年自殺身亡,所以他沒可能為鋪排兒子的前途而投共。”—

    本人非金迷,亦沒興趣研究他有無為兒子鋪排,只不忍心見查老先生被以訛傳訛成絕後,如無記錯他與前妻還有兒有女的,兒子查傳倜早幾年做私房菜雖無大借老父名聲,也沒刻意隱瞞,乜乜周刊或報紙副刊飲食版也常見他照片,絕對連什麼“江湖秘聞”都不算的啊。

  2. 東山 說:

    金庸還有一敗筆,就是將明報集團讓給張曉卿,害得我們馬來西亞雞毛鴨血。

  3. Thng Beefu 說:

    再問馬吉兄,「金庸先生的言論十分前衛。」董先生這句不知哪篇大作。

    • 馬吉 說:

      這句話引自董橋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廿八日在香港蘋果日報寫的〈金庸在杭州的談話〉一文,當中說:「查先生這篇談話雖然是在杭州發表,我在香港拜讀,竟有天涯咫尺之感;他對西方和香港的傳媒運作自有精闢的看法;他要新聞工作者向解放軍看齊,那倒是香港傳媒人要從頭學習的課題了。查先生的言論前進得很。」此文也收入遠景出版的《解放金庸》一書中。

      金庸曾於二000年一月三日在明報回應董橋:「近日蘋果日報刊登文章,評論我在杭州報業研討會中的談話,語焉不詳,斷章取義……談話在內地發表,情況自與資本主義之香港環境歧異……。」

      我本來有董、金兩文的連結的,可惜現在都開不到:

      http://www.jyjh.net.cn/bbs/thread-16361-1-5.html

      http://www.docin.com/p-5427865.html

  4. 馬吉 說:

    再連結一下,董文仍然開不到,金的回應則開得到。

  5. 說:

    MR 马
    能否简要说说为什么瞧不起金庸的武侠小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