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的天問

陸離前輩今天在《蘋果》撰文,質問宇宙為何永遠是正負相生相剋?她舉了兩個旅遊領隊為例:謝廷駿與惡阿珍。前者代表「宇宙的正面」,後者則是「負面」了。她一方面很奇怪為何惡阿珍仍要計劃上訴?又懷疑,如果大家都努力仰望、實踐「宇宙的正面」的話,是否真的「平衡」到負面,而這樣的「平衡」,必須是「永衡的角力」嗎?

此文可說是她的天問。我的感想是,第一,惡阿珍無論怎麼惡,她仍有上訴的權利。而她的「惡行」,我們只是從電視或新聞報導的片段中見到,其實很片面的。即使她真是「惡貫滿盈」,單憑這些片段而判她「有罪」,還不許她上訴,對她未免不公。

另外,宇宙的正負既相生相剋,也相輔相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正不全正,負也不全負。負面者如惡阿珍該也有其優點,不該一棍打死。我們該做的,是多發掘、欣賞、擴充其優點,使她由負轉正──而這樣的理想,也就是孔孟以致新儒家錢穆、唐君毅等一脈相承的教晦吧?


英雄領隊.惡阿珍
陸離

香港有「英雄領隊」謝廷駿——亦有「不是香港人的香港人」、「污職瀆職」的「零團費或低團費」導遊「惡阿珍」!

心痛。憤怒。忿恨「宇宙」為何永恆都是「同時混沌、同時有序」,反來覆去,正負齊全。生生不息,亦死死不絕。「死前酷刑」不絕。欺凌殺戮不絕。

簡單問「宇宙」,我們「全體生物」可以「死」得爽快一些、不必長時間辛苦嗎?「死前漫長酷刑」的規則,您是有意抑或無意?為何終於弄到「猝死」竟會是一種「畸形的福氣」?

想像我們香港「英雄領隊」謝廷駿,還有另外七位「無端無辜為港捐軀」的「人質」,他們死前那「漫長十一小時恐懼懸疑」,若是「宇宙」安排,請問有何「獨裁極權」的深意?若「宇宙」根本「忙着自顧自反來覆去,無你咁得閒」,那豈不更加恐怖?

(固然「漫長十一小時恐懼懸疑」相比起「急性慢性癌症凌遲」或「老來長期不能進食不能排洩甚至失聰失明」等,應該不算「漫長」了。——畢竟,仍然「漫長」。)

然後「酷刑」又加在 Jason梁頌學身上。

然後今日新聞,「惡阿珍」李巧珍竟然計劃上訴!

我們必須肯定:「惡阿珍」加上她背後的隱蔽組織,份屬「宇宙的負面」,我們香港「英雄領隊」謝廷駿,加上「人質縱隊」,份屬「宇宙的正面」。

但是部份人「努力仰望」或「努力實踐」宇宙的正面,可以「平衡」宇宙的負面嗎?「平衡」,必須是一場永恆的角力嗎?

惡阿珍?還有比她更「惡」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香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