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的第一本書

話說有一回梁文道出席台北書展,談到香港與台灣的寫作、出版情況,說:「在台灣,對我們來說很重要的一點,就好像你覺得監獄上面還有一扇窗。香港有些作家,他們的作品能夠在台灣出版,然後從台灣回流到香港,像西西。我們無法想像如果沒有台灣的出版業,西西會怎樣。正如今天的董啟章,如果沒有台灣出版社,我很難想像他會怎樣,他可能就會成為一個瘋掉了的作家。所以台灣對我們來說,有點像監獄上面的一扇窗。」

過了不久,陸離寫了篇〈提問?答問?疑問?──淺談梁文道〉,指出梁文道歷來文章裏的謬誤。針對梁以上的話,陸離說:「我看了也很懊惱,致電西西,她當然自己都不能同意『台灣回流香港』說。事實是西西的書首先由香港劉以鬯先生出版,然後『素葉』再出版一批。西西獲頒第一個徵文首獎是在香港《學友》雜誌,跟着是《中國學生周報》徵文比賽第一名。多年後西西將版權賣給台灣『洪範』,方才先後獲頒台灣《聯合報》、《中國時報》年度推薦獎。香港政府倒是比較後知後覺,所以西西稍後再獲官方『文學雙年獎』,前年再獲馬來亞『花踪』獎。(參看『素葉』網站,及葉輝《書寫浮城》頁 109:「大約是 1974年,《中國學生周報》辦了一個西西作品討論的小輯……在台灣以至大陸讀者還沒有廣泛地認識西西之前,此間的寫作人已經陸陸續續討論西西的作品,並不如一些不知就裏的人所言——西西在台灣受到重視,此間才開始對她注意。」)」

梁文道對此的回應是:「首先,我卻先要澄清關於『西西回流說』的問題(陸離女士見到的那篇文章其實是《讀書好》雜誌對我在今年台北書展的講話紀錄)。也許大家不相信,但我的確知道西西的作品首先是在香港出版和獲獎的;任何一個對香港現代文學史稍有涉獵的人恐怕都不會搞錯這點吧。所以我那番話的重點並不是西西作品首發的地點;而是在一個和華文出版有關的背景上看,假如沒有台灣文壇和出版界的『回流效應』,本地政府和文學界之外的社會人士可能不會廣泛認知西西的重要,本地廣大讀者也就可能不會那麼容易讀到西西的作品了。我這個想法對劉以鬯先生和《素葉》等諸多前輩沒有絲毫不敬,純屬以事論事而已。」

梁文道也算說得過去,這且不作理會。有趣的是,梁未回應之前,他的朋友已率先替他辯解,可見他人緣不錯。其中葉輝指出,陸離說西西獲《中國學生周報》徵文比賽第一名,「不是事實的全部」。西西原來只得第二名,後因揭發那第一名是抄襲的,西西才得以補上第一。

另外,西西的第一本書,是蔡浩泉主理的明明出版社一九六六年三月出版的《東城故事》。第二本書,是素葉一九七九年三月出版的《我城》。第三本才是由劉以鬯主持的香港文學研究社印行的《交河》。葉輝說,陸離謂西西的書首先由劉以鬯出版,是「不查資料隨口噏」。

陸離本來說會正式回應葉輝等人的,但一直事忙,直至梁文道的回應出來了,大家的問題好像都已弄清楚了,便再沒有下文。不過,陸離在臉書寫過這麼一段:「(1)《東城故事》不算,是我跟西西商量過決定的。(2)我為梁文道問題前後打過三次電話給西西,三次西西都說第一次替她出書的是劉以鬯先生。(3)西西《中國學生周報》徵文首獎,原第二名補上第一名,是我一早跟西西說明『冇位寫』,也沒必要交代如此詳細。奧運和選美同樣情況,是否以後年年月月每次提到那位第一名都要附註她本來是第二名的,因為第一名怎麼怎麼,所以……?」

西西說「第一次替她出書的是劉以鬯先生」,不知理由何在?這是研究西西很重要的資料,可惜陸離沒有再作交代。是否前兩本都是同仁式的出版,或竟是自費印的,不算是「別人替她出的書」,直到《交河》,才算第一本?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香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