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的女人不會老

湖畔的女人
陶傑

昂山素姬的兒子獲准回緬甸,與母親團聚。

第一代英雄,第二代就沒什麼性格,昂山素姬的兒子高個子,剪個平頭,臂有紋身,氣質普通。

昂山素姬軟禁了十幾年,她住在仰光大學道五十四號,屋後有一個湖。一九八八年,爆發反政府示威,有許多示威者在湖畔集結,聲援素姬,軍政府開鎗屠殺,湖上一時滿是浮屍,去年一個美國人自稱昂山素姬的粉絲,從湖上游過來,想探望偶像,反令偶像多軟禁了十八個月。

屋後有一汪水藍,可以令心境恬靜,可以令人沉思怡情。緬甸軍政府雖然獨裁,畢竟尚未將事情做絕,沒有把湖填平,開一個商場,全是足浴店、海鮮酒家、卡拉OK夜總會,夜間讓閃爍的霓虹燈和酒肉男的喧譁把屋內的民主女神吵成躁狂──換了一個刻薄絕的國家,可以這樣做的,或許緬甸以佛立國,極權壞起來,或許尚有點餘地和底線。

一泓恬藍,成為天地默默的撫慰與祝福,所以昂山素姬穿一襲紫色的絲衫,頭上別一朵艷黃的蘭花,一對大眼睛還是水汪汪,平時沒麻將可打,也沒有電視劇「金枝慾孽」的緬語配音版追看,氣質不凡,就有了保障;不纖體,是那麼窈窕,沒有整容,也沒有打過 Botox,她不需要這些,這個女人,不簡單的。

一九九七年,她的兒子回仰光她軟禁的故居探望母親。她的丈夫艾理斯,托兒子帶來一個包裹,裏面有一束寫給她的信,兩個兒子的照片,還有從英國買來的唇膏和粉盒,這些化粧品,在貧瘠的緬甸,是很難買得到的。

兩年之後老公前列腺癌,擴散到骨頭病逝。她沒有出國,沒有見丈夫最後一面,因為一出國軍政府就不讓她回來。以後一直軟禁,她把自己的家叫做「營地」(Compound),在花園四周插滿了民主聯盟──她的政黨──的紅旗。

街頭有崗哨,嚴限外人進出,屋中的對話全被偷聽。她說:「我不能離開我的人民」。我的人民,My people,這是一個女王稱呼她轄下的子民的氣派,沒有幾人夠資格這樣說的。

窗外的那個湖,上天的恩賜,靈感和勇氣之源。如果有一天她的夢想實現了,她的人民不再是奴隸,而是自由人,重回故居,見到那一泓溫柔的汪藍,她會流下一生隱忍的熱淚的。

不會老
蔡瀾

我常說:「好的女人不會老。」

沒經驗的年輕人不知道我說些什麼,昨天「微博」上出現了一個:「我看到昂山素姬的新聞。現在,我了解你說的,一點也不錯,好的女人,是不會老的。」

也有些女政治家也長得美,像巴基斯坦的布圖,但她沒有女人嬌柔的一面,再美再艷,也老得不優雅。

什麼叫嬌柔?很多人都提起她在家門出現,向支持者揮手的那一刻,但只要仔細看新聞,就知道她對人打招呼之前,是接着那束鮮花後,採下一朵,插在髮髻上面。這就是嬌柔了。

另一個不會老的例子是朱玲玲,兒子已長得大到可以追求游泳女將了,她本人看起來,比未來媳婦還要年輕。

但樣子看來不會老的,就是好女人嗎?那也未必,她的好,是好在有獨立的思想和行為。日子一久,先生不懂得珍惜,她忽然出走,改嫁欣賞她的男人。賢淑的妻子,沒有什麼令人驚奇之處,世上也多的是,但預料不到的個性,才令人更加敬佩,男人娶過了她,也算是一種榮幸了吧。

這兩個人都是來自緬甸,會不會只有緬甸女人才那麼順眼,那麼耐看呢?

佛教的薰陶還是有點關係吧?一個緬甸,一個柬埔寨,兩者都受過民族大屠殺,當今去吳哥窟,看到的柬埔寨人一臉的怨氣,好像天下人都欠了他們一份公道。

反觀緬甸人,一臉和祥,問他們最幸福的事是什麼?回答道:「能夠到廟裏去打打坐,最幸福了。」

但泰國人也深信佛教呀,怎麼在政變時還要殺那麼多人?要知道,佛教不是他們本身的信仰,是外來的。

說到外來,緬甸的佛教也是外來,這又要更深一層研究人性了,弘一法師說:「自性真清淨,諸法無去來。」

是的,人性一美,人就美。最厲害的,還有不會老。

(兩人都刊於二0一0年十一月廿五日《蘋果日報》)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