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都是人家的妻女

荊裂帶着村民薛九牛夜探波龍術王的巢穴,發現小屋內困着廿來個村裏抓來的民女,但他們此行只是刺探敵人虛實,不宜打草驚蛇,荊裂便着薛九牛且不忙營救民女,說:「打仗就是這樣,為了最後勝利,我們會再回來的。」薛九牛卻不同意:「為了打勝,就放着眼前的人不救嗎?她們都是人家的妻女啊!」荊裂卻說:「這一戰關乎極個縣城百姓的性命,想想那是多少口人。」薛九牛質問荊裂:「如果裏面有五十人呢?一百人呢?兩百人呢?多少人我們就放着不管,多少人才出手去救?」薛九牛於是說起有回術王的人到村裏殺人,殺掉他鄰家的小虎,那小虎是他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可是事後村裏的其他人沒有為小虎流過一滴眼淚,只是說:「幸好沒有多殺人哪。」荊裂聽罷不禁動容,只好將這班民女先救出來。因這節外生枝,使他此行增添不少危險,差點就回不了去,不過他並沒有後悔。(《武道狂之記詩》卷七,頁80-83,天行者二0一0年十一月)

我很欣賞這一段,換了別的作家,可能搪塞過去就算,只要打鬥場面夠燦爛,已可滿足讀者。喬靖夫不作此圖,他認真面對,並試圖解答薛九牛的詰問。自古成王敗寂,所有犧牲的生命,在王者眼中,都不過一堆數字而已。喬靖夫借荊裂的行動,否定了這個看法,要所有王者,重新審視每個個體的價值。《武道狂之詩》的思想境界,遂比一般只求感官刺激的武俠小說高出許多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作家香港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