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淵潔還是好的

馬吉:那個鄭淵潔,甚麼「童話大王」,去他的,可以休矣。

曉莊:鄭淵潔的童話還好的,我是看他的童話長大的,也沒學壞,呵呵。但是,也並不是說他都好,一點問題也沒有。他很小的時候受過老師的氣,退了學,因此對教育制度充滿怨言,對一些離經叛道的行為大表贊同(雖然有時是有道理的,但不是所有)。我記得那會有騙子說能發明「永動機」和「把水變成油」的東西,他就大表讚賞,教育小朋友要敢想敢幹。現在想起來成笑料了。固然我們要有想像力,但要學好知識,不要亂浪費氣力,尤其不要讓騙子得逞。因為他的緣故,我小時候還真信水能變成油。哈哈。

馬吉:如果鄭淵潔能培養得出像曉莊那樣的「離經叛道」者,那麼他還不算太差,呵呵。

曉莊:我小時候好羨慕過他筆下的小女孩魯西西,有顆龍王送的龍珠,可以隨便在大海裡撲騰,呵呵。鄭淵潔前段時間公開退出了作協,其實他和王朔一樣,雖然是作協成員,但從來不拿錢,靠自己寫作而活。他有一本雜誌(當然仍屬於國家某出版社),專門登自己寫的童話,小孩子都是一茬茬長大的,過去寫的童話量已很大,重複登就行了。也因這樣,他的童話不愁發表,有時太隨意、太粗糙。他自己很小退學,也讓兒子很小退了學,自己教育。四五十歲時得了個女兒(應該超生了啊),自然如珠如寶,從小告訴女兒老師都是大灰狼,但女兒超喜歡上學,一天也不願意呆家裡,童話大王終於投降了。其實,不受正規教育可能成為作家,但很難成為科學家。論對科學的理解,他和方舟子自然相差甚遠,我也不贊同他老信那些五迷三道的東西。

方舟子批評他有反智主義傾向,現在回想起來,的確有一點。要說他愛吹牛,也的確有一點。

陳同:過去的童話故事原意是要拿來教導小孩子的。教他們什麼啊?當然是世間有惡人壞人(白雪公主),會對小孩子作惡等等,當然也會涉及人生諸般苦況(賣火柴的女孩),涉及暴力免不了,新時代的,想來也不能不涉及色情,至於是否過份了,沒看過,不宜說,我小時沒讀過什麼童話故事,除了一本《大林與小林》,更加不好說。

我小時候看過一回本地的《兒童樂園》,說地球上有一處地方,那裡的石頭可以拿來吃,我讀了,無名火起,因為那些日子我們家無剩糧,我們經常肚子空空似的,這簡直侮辱我們的智慧,從上再不看這類「兒童書」。

曉莊:鄭最早的童話可能是《黑黑在誠實島》,教育小孩子不要說謊話,仍有說教氣味,他後來也批判自己早期寫的這些童話。後來他寫皮皮魯和魯西西,一對孿生兄妹的故事,開始大受歡迎。皮皮魯是個調皮鬼,整天惹事生非,估計是他自己小時候的寫照。

我小的時候沒什麼書看,把能找到的童話和民間傳說看了個遍。當然,安徒生和格林童話什麼的也很好,但畢竟不能完全滿足現在的小孩子。我也不曉得到底什麼是好童話,哈里波特算不算?

馬吉:回想起來,我小時候真的沒怎麼讀過童話,都是讀些成語故事之類,安徒生童話是讀過的,但那是長大後才回頭去讀,感覺不一樣。兒童刊物像《兒童樂園》和《小朋友》也讀過些,但也沒有甚麼印象。曉莊小時候能有那麼有趣的童話看,倒是很幸福的。

曉莊:那時能找到的童話也實在少,安徒生和格林是讀過的,不記得從哪借來的了。因為書少,所以小孩間互相借來借去。鄭淵潔的童話是看過不少,但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如何評價,文學價值到底有多高。不過很多調皮搗蛋、不討老師喜歡的小孩倒是確從那些童話裡得到安慰。我是乖小孩,學習也還好,但鄭的童話也教我不能看不起差生,老師不應該偏心眼。當然他有時也胡說八道,例如水變油之類。

馬吉:就是不夠科學啦,中國人向來以神怪為科學的。

陳同:兒童故事本身的不少預設其實對兒童的心智帶有侮辱性的不了解,不外是成年人的自說自話。印象中,兒童對人際關係的了解,甚為準確,基本上是動物本能。少年人,則頭腦最清醒、最敏感,世間愛情小說,要寫最真切的情懷,不能不以少年人作主人翁,曹雪芹是明白人。

曉莊:不過那時的教育真是糟糕(現在也好不到哪去),有個大人代你罵,讀着好開心。學校都教這首歌:我要上學校,天天不遲到,愛學習愛勞動,長大要為人民立功勞。但有小孩就改成:我要上學校,帶著炸藥包,一拉線我就跑,學校一下被我炸飛了。唱是唱,當然不會實行,哈哈。

Lois Li:我是看童話長大的。從皮皮魯和魯西西到安徒生到格林,然後到古龍的成人武俠童話。鄭淵潔那時的童話書倒還不錯呀,我是學習好又調皮的學生,在皮皮魯和魯西西身上都找到認同感。最記得的是皮皮魯還是誰,開了個什麼艇到誰的心裏面去,發現裏面礁石處處,以至於那個人特別小心眼,把礁石轟開了,心胸就變寬廣了。我是很小心眼的人,這對我就很有教育意義。他後來的行徑好像很「出位」,不過那時我也過了看童話書的年紀了。

曉莊:是有這麼一篇,我有印象。鄭現在年年仍上最富作家榜,也不太寫了,可能太閒,總得折騰點事。受爭議的是他後期寫的一些,我也過了看童話的年紀了,都沒看過。

馬吉:看來鄭淵潔的童話,至少是早期的,真的不錯。讀他童話長大的,不僅沒有馬恩列毛,沒有心理不平衡,還懂得反思建制,挑戰權威,我對鄭先生(要改口了)簡直有點崇敬了。奇怪老共當年也沒怎麼壓制。可惜老先生不懂得急流勇退、頤養天年,仍要指點江山,恐怕又是晚節不保了。

陳同:我也沒看過皮皮魯和魯西西,想當年,聽着這類名字,我們在香港長大的這一群,恐怕也不會感興趣。馬恩列毛原本都是革命一族,反權威,反建制,應該是慣常舉動,鄭先生在這回事上是否異於常人,倒要看看當年整體的大環境才好說。

人生的妙處是即使你讀過的東西看甚特別,人自自然然會從它們身上感悟都需要的東西出來。所以,我一向對什(麼)對(必)推書目、必看電影等都沒興趣,大多數情況是反而挑一些出來,列入黑名單之內。

曉莊:馬吉,鄭的童話還沒到你說的高度,呵呵。小孩子是可以從他的童話中得到一點安慰,不過轉身還要面對課業壓力和可能不太理想的學校和老師,沒幾個家長可以像他一樣把孩子領回家自己教育,況且這樣也有缺點。他後來接受採訪說小女兒狂愛上學,我當時看到樂壞了。

馬吉:哈哈,我那番話其實是用揶揄口脗說的啦,原打算說反話,怎知正如「臉友」所說,我為人古板,有時想說句笑,人家聽來卻是一本正經,「唧都唔笑」(「唧」大概是胳肢的意思),奈何。有時我一本正經,對方又以為我「冷嘲熱諷」,奈奈何。不過,話說回來,看你跟Lois的憶述,鄭淵潔的童話想像力倒是不錯的。

曉莊:我理解的,呵呵。總的來說鄭還是個反體制的人,絕對做不出「含淚勸告災民」的事。要是有投票選議員什麼的,我沒准投他一票,讓他上去與官僚們胡鬧。以他的想像力,做出什麼都不稀奇。

相關文章:去他的童話大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留言精選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