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友蘭終不負所學

陶傑說:「民國的思想家和史學家:傅斯年、胡適、牟宗三,可幸有點見地的,都分辨得是非,三十八年趕上最後一班船,保存了性命和尊嚴。自願留待『解放』的,像馮友蘭、吳晗、范文瀾,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只能說是讀書沒真正讀通,命運是自己選擇的,下場淒慘,也怪不得人。」

話是說得不錯,但也不盡然,像陳寅恪,下場很慘,卻沒有趨時附勢,總不能說是咎由自取。又如馮友蘭,身為「四大不要臉」之一,當上老毛批林批孔的急先鋒,下場倒不太慘,甚至比毛還高壽,暮年更奮力完成了《中國哲學史新編》,無憾地離去,竟是很有福氣了。

他的七大卷《新編》,雖云力作,但在學術界評價並不高,像何兆武就頗有微詞,說他的著作總有「應帝王」的成分。這《新編》他仍企圖以馬列框框去套進中國哲學,便每多牽強附會處,是以識者多謂「新編」不如「舊編」。

不過,在第七卷,他終於揚棄了馬列,秉筆直書,例如肯定了曾國藩而否定了太平天國,也重新評價了毛澤東,沒有捧他上神枱,只當他是普通的思想家、歷史人物看待,提出毛澤東思想三段論,謂迄至一九四九年,仍是「科學的」,自一九五0至五六年是「空想的」,自一九六六至七六年則是「荒謬的」。雖仍是點到即止,但已不容於當局,因此《新編》在大陸一直只得六卷,第七卷只能在香港出,還是在他身後(他一九九0年逝世,第七卷更名為《中國現代哲學史》由中華書局一九九二年出版);也因為這一卷,他才無愧於所學,算是替自己平反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則回應給 馮友蘭終不負所學

  1. 魚頭叔叔 說:

    陶傑講笑話乃成笑話了。

  2. 曉莊 說:

    真是笑話,哪能這麼說。留的留的原因,走有走的道理,每個人情況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3. 曉莊 說:

    又打錯字。應是:留有留的原因。

  4. Brian Yip 說:

    陶杰的话里,满腔凄酸,恨其失足,使得中华文化花果飘零。
    你当是笑话,那你真是笑话!

  5. 馬吉 說:

    臉書書友留言:

    Howard Yan:陶傑的文章,只能片面的哄哄小孩。陳寅恪,錢鍾書的書沒真正讀通??以才子邏輯,其父曹驥雲就是真能讀通書的表表者吧,跑到英帝治下的香港,服務共黨大公報,實一時的俊傑。

    陳同:難道沒有及時逃出或在四九年自殺的,都不夠資格了,都缺德了?這明顯是網上所謂的「抽水」八卦,涼薄是陶文一大特色。問題出在當年老共的瘋狂搞作上,這些人都是受害者,怎能把他們遇到的不幸通通撥歸有人當年下了一個傻決定?「這個怪不得人」算是什麼道理?

    有關連結:

    http://www.facebook.com/?ref=home#!/permalink.php?story_fbid=172329046136613&id=153926074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