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柳黛與張愛玲

潘柳黛和張愛玲本來頗有交往,後因胡蘭成一篇〈論張愛玲〉,既吹噓張的文章「橫看成嶺側成峯」,也吹捧張的「貴族血液」,使潘看不過眼,遂寫了篇〈論胡蘭成論張愛玲〉,對張愛玲調侃一番。

潘在文中問胡蘭成對張愛玲的讚美「橫看成嶺側成峯」,是甚麼時候「橫看」,甚麼時候「側看」?針對她的貴族血液,潘說,她是李鴻章重外孫女,這關係就好像太平洋裡淹死一隻老母雞,上海人吃黃浦江的自來水,便自說自話是『喝雞湯』的距離一樣,八桿子打不着一點親戚關係,如果以之證明身世,根本沒有什麼道理,但如果以之當生意眼,便不妨標榜一番。而且以上海人腦筋之靈,恐怕不久將來,「貴族」二字不脛而走,連餐館裏都不免會有「貴族豆腐」、「貴族排骨麵」之類出現。果然,潘的朋友陳蝶衣主持大中華咖啡館改組賣上海點心,就以「貴族排骨麵」上市為宣傳。張潘二人於是交惡。

五十年代張愛玲來了香港,有人告知潘柳黛也在這裏,張卻說:「潘柳黛是誰?我不認識。」顯見餘怒未消。潘柳黛其後聽說此事,便寫了篇〈記上海女作家〉還撃,其中一節是〈記張愛玲〉:「她為出版《傳奇》,到印刷廠去校稿樣,穿着奇裝異服,使整個印刷廠的工人停了工。她穿西裝,會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十八世紀少婦;她穿旗袍,會把自己打扮得像我們的祖母或太祖母,臉是年輕人的臉,服裝是老古董的服裝,就是這一記她把自己安排成一個傳奇人物。有人問過她為甚麼如此?她說:『我既不是美人,又沒有甚麼特點,不用這些來招搖,怎麼引得起別人的注意?』」

又說:「張愛玲是有點怪的,她不像丁芝那麼念舊,也不像張宛青那麼通俗,更不像蘇青的人情味那麼濃厚,說她像關露,但卻比關露更矜持,更孤芳自賞。關露還肯捧鮮花,將花比人,希望能夠表現相得益彰。張愛玲的自標高格,不要說鮮花,就是清風明月,她覺得好像也不足以陪襯她似的。」

張愛玲對此文沒有公開回應,但宋淇、鄺文美編集張愛玲語錄時,有這麼一條:「想不到來了香港倒會遇到兩個蛇蠍似的人──港大舍監、潘柳黛。幸而同她們本來沒有交情──一看見就知道她們可怕──hurt也是浮面的。」

(摘自周文傑《誰是潘柳黛》,頁104-109,大都會文化二00九年十一月初版;宋以朗編《張愛玲私語錄》頁123,香港皇冠出版社二0一0年七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中國1900-1949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