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日閒談》札記

村上春樹有本小說,中譯本叫《尋羊冒險記》。李長聲說:「《圍繞羊的冒險》裏小標題很多,其中有三章都題為「圍繞羊的冒險」,先後I、II、III,但正文使用的動詞全是「找」,可見作者在題目上使用「圍繞」乃別出心裁,並不想套用「三千里尋母記」、「騎鵝歷險記」之類。(見頁72,〈譯與不譯之間〉)

日本良寬和尚七十歲仍跟尼姑談戀愛,傳為美談。他有漢詩云:「生涯懶立身,騰騰任天真。囊中三升米,爐邊一束薪。誰問謎語跡,何知名利塵。夜雨草庵裏,雙腳等閒伸。」(見頁49,〈下流生活的幸福〉)

李長聲提到好些日本漢文詞語,頗好玩。例如「淑安」,意謂稀爛賤。「激寫」則是形容「寫真」。「澀滯」即「堵塞」,塞車就是交通澀滯。至於「熟女」,港人已耳熟能詳;「熟年」是熟透的年齡,指五六十歲。李長聲說,日本熟女渴望花開二度,可是,老鳥出籠,能飛多遠呢。我想,如果將「老鳥」改為「熟鳥」,就更呼應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李長聲日文化修為深厚,枕日之作,順手拈來,都成妙趣。不過,他來自中國東北,雖旅日三十年,有時仍脫不了那「天朝心態」。例如他會嘲弄日本以漫畫為文化,說漫畫在中國叫小人書,給孩子們看的,「這是中國文化排座次,至當不移」(頁135)。

又如提到馬悅然,說知道他是因為高行健獲了諾獎,但知道也就知道了,大腦被這樣佔據的人名不少,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他「對於偏居一隅的小王國拿錢折騰世界不感興趣」云云(頁214)。李先生其實該知道,這王國雖小,但其國民的品格,比世上許多號稱大國的,尤其是那十億人民大國的,還要高尚。此所以全世界才甘心受其折騰。那十億人民大國難道不想拿錢折騰人家麼?但試看那甚麼孔夫子獎,只落得慘淡收場,便確知並非易事。即如香港也有個邵逸夫獎,獎金據聞比諾獎還多,然而究竟受到多大的重視?可見不是財大氣粗就能橫行無阻。

話又說回來,此書妙處着實不少,部分見以上摘錄,又如以下這一段:「大概作家這一行是最不講學歷的了。國文系畢業,能當上作家的,不問東西,似乎並不多。……不過,作家當出名,被授予名譽博士甚麼的,到底還得向學位鞠躬。至於七十老八十的名作家還去讀學位,人們就只能覺得怪異,好似讀武俠小說。」(頁218-219)真令人拍案叫絕。

(《枕日閒談》,隨筆,李長聲著,中華書局二0一0年七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書誌微語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枕日閒談》札記

  1. 東山 說道:

    武俠小說那段認真抵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