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學點滴

西西的第一本書

陸離有一回說:「西西的書首先由香港劉以鬯先生出版,然後素葉再出版一批……」葉輝指陸離的資料有誤,西西的第一本書,該是蔡浩泉主理的明明出版社一九六六年三月出版的《東城故事》,跟着是素葉一九七九年三月出版的《我城》,第三本才是由劉以鬯主持的香港文學研究社印行的《交河》。陸離回應說,《東城故事》不算西西的第一本書,是她跟西西商量後決定的;西西認為「第一次替她出書的是劉以鬯先生」。可惜陸離沒有說明西西的理由。大概明明和素葉都是同仁式的出版社,出的書多由作者自費,因此只能算是自印本?「正式」由別人替西西出版的,就真的由《交河》開始。《交河》沒有版權頁,那〈後記〉寫於一九八一年,估計就在這一年出版。

《跳虱》與《遠方好像有歌聲》

素葉出版過些非賣本,包括淮遠的《跳虱》、鄭樹森的《遠方好像有歌聲》等。前者出版於一九八八年,後者二000年。淮遠是詩人也是散文家,素葉替他出過好幾本散文集,《跳虱》則為詩集。《跳虱》最初好像打算公開發售的,因我在素葉的書目中見過其預告,後來卻改為非賣本。我曾就此請教過關夢南。他說,素葉的書大部分都是作者掏腰包,詩集幾乎賣不出去,故只有節約些,少印些,由自己出,分送朋友。他並補充說:「此書好像只印二百本,流傳不廣,卻是歷史性的一本詩集。」他認為淮遠是香港寫短詩最好的詩人。

《遠方好像有歌聲》則是鄭樹森創作與翻譯的詩集,出版非賣本,想來也跟《跳虱》的情況差不多。它曾經公開發售,在aNobii有如是介紹:「此書是非賣品,素葉出版社是送給支持素葉的讀者。香港書城故只收HK$20手續費……」香港書城的網站也有此書,果然是定價HK$20。當然,早已售缺了。

二0一一年一月它在台灣茉莉義賣,為作者簽贈台灣已故詩人商禽的。它上架不久,台灣藏書家紙上極樂在臉書上說:「這本要大咖才有,商禽有,魚頭有,卡密有,你有,我沒有,阿樂咖數,可想而知。^_^」不知是否受了這話的刺激,它由起標價NT$500,迅即搶到過萬,最終以NT$10,200成交,亦可謂異數矣。

(在臉書的回應)

《我城》

西西在一九七五年一月三十日至六月三十日在《快報》連載長篇小說《我城》,王德威說,這是香港文學一個關鍵時刻。《我城》之後,出現不少以「城」為坐標的作品,例如西西本人八十年代的《浮城誌異》,一九九七年前後心猿的《狂城亂碼》、黃碧雲的《失城》、董啓章的《V城繁盛錄》、也斯的《記憶的城市‧虛構的城市》等。西西當初的小說連載,成就了一個小傳統。

(摘自王德威〈文學的香港史──十個關鍵時刻〉,刊刊二0一一年二月號《明報月刊》)
(在臉書的回應)

《胭脂扣》

王德威論述香港文學的十個關鍵時刻,第七個時刻是一九八二年三月八日七點七分。這時有個女子,穿了一襲三十年代的旗袍,出現在香港的街頭巷尾。她叫如花,原來是個女鬼,一九三二年三月八日,與十二少一起自殺。兩人相約五十年後在香港再見。這個故事出自《胭脂扣》。王德威說,這是香港鴛鴦蝴蝶派掌門李碧華遐想香港的作品,也是她「否想」香港的作品。此書一九八五年出版,以倒敘方式描述一九八二年的傳奇。一九八二年的時間投射在一九三二年香港風月場所愛情的邂逅。一九八五年正好是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的一年,李碧華以歷史後見之明,投射歷史上的先見之明。如花和十二少相許五十年感情不變,誰知男的負心了。他們相約的暗號是三八七七,所以如花在街頭巷尾尋找這個號碼,答案揭曉,卻是個最惆悵的結尾。李碧華以她的方式,寫了非常微妙、以情欲為借鑒的香港政治預言。

(摘自王德威〈文學的香港史──十個關鍵時刻〉,刊刊二0一一年二月號《明報月刊》)
(在臉書的回應)

(全文在臉書的回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作家香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香港文學點滴

  1. 林冠中 說:

    《跳虱》與《遠方好像有歌聲》二書我皆有,各有兩回親身經歷。
    以前東岸書店還在旺角洪葉上層,幾乎每星期都上去一兩次,有次臨走時店長廖詩人突然醒起,請我留步;親手遞來《跳虱》:「淮遠留了幾本給書店,矚揀有緣讀者送贈,不收費的。」扉頁還有淮遠的親筆簽名。後來回想,可能我曾經提過重遇兩次《鸚鵡韆鞦》的奇遇,細心的店長記住了。遂有這趟慷贈之舉。
    我的第一本《鸚鵡韆鞦》購自十幾年前的青文書店,當時大概是倉存的最後一冊?後來九七年遠赴台北誠品書店,意外碰到廣告公司另一部門的同事,彼此相視而笑,他鄉遇故知。與此同時,誠品敦煌店正在展銷素葉叢書,赫然看見鸚鵡就在異地的書架上盪著韆鞦。人與書又遇上了。就讓它留在異地等候有緣的知音。
    九八年時參加杜家祈小姐與樊善標先生合辦的〈非主流散文工作坊〉,杜小姐提起另一個時段的新詩班有堂課請來淮遠談詩,關先生帶來一些《跳虱》,每位同學各贈一本。當時只能乾跺腳,痛恨自己挑錯了課程,真呻笨。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跳虱》這本詩集。多少年了?如今提起身直癢。

    初次遇上《遠方好像有歌聲》在牛棚書展,攤位小姐熱情告知挑滿五本素葉叢書,就可免費得到這本《遠方》非賣品。素葉的書我大都有了,最後只挑上兩本,大概我徘徊不去的神情感惻了曾是文藝少女之心。最後竟免費送給我了。彼時感激之心實不可言傳。
    其後又在sasa樓上短命的正文書店重逢那歌聲,如同異鄉的鸚鵡,它靜默失聲竪躺在書架上,等待下一位慧眼的讀者,直至書店倒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