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之死

一九八0年冬,汪曾祺家居附近的公園湖面上落下了四隻天鵝,這是多年沒有過的事。大家都很興奮,好多人從遠道趕來看天鵝。誰知一個晚上,兩個小青年用槍把一隻天鵝打死了,說是要吃天鵝肉。這件事讓許多人感到氣憤。汪曾祺也是如此,那兩天翻來覆去地嘮叨:「怎麼能這樣呢?怎麼能這樣呢?」最後按捺不住,寫下了〈天鵝之死〉。他作息有時,寫作通常在午夜,但寫〈天鵝之死〉卻熬到清晨,可知他內心的激動。

在小說中他虛構了一個跳芭蕾舞《天鵝之死》的女演員,和一個心地卑劣的工宣隊員,後者在文革中將女演員整得摔斷了腿,再也不能演《天鵝之死》。然後又寫到女演員當上了幼兒園老師,帶着孩子到玉淵潭看到了天鵝,又遇到了天鵝之死。小說中人們對天鵝之死的議論有這麼一句話:「都是這埸『文化大革命』鬧的!把一些人變壞了,變得心狠了,不知愛惜美好的東西了!」

這篇小說寫成後四個月才在《北京日報》上發表,遲遲未能刊發可能是裏面寫了工宣隊員,是反派,怕影響工人階級形象。以後出版的兩個小說選集,也未收入它。直至七年後漓江出版社要出一本汪曾祺自選集,才將它收了進去。汪曾祺在篇末加了一段說明:「一九八七年六月七日校,淚不能禁。」

(摘自汪朗〈歲月留痕〉,收錄於汪朝、汪明、汪朗著《我們的老頭汪曾祺》,頁140-141,香港時代國際出版公司二0一0年五月)
(另見臉書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