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畢不了業

汪曾祺在西南聯大待了八年,體育與英語始終過不了關,而這兩門都是必修課,沒有學分就不能畢業。一九四三年夏天臨畢業時,校方通知他必須在暑假期間上完兩年的體育,參加英語補考,合格之後方能領取畢業證書。英語補考猶可,但是一個暑假要上完兩年的體育課,整天在操場上跑步、跳高,那可真要了他的命。他只好在校裏多待一年再說。等到一九四四年,他兩門課都補考合格了,可惜此時學校又有了新規定。原來抗戰進入最後階段,國民政府的印緬遠征軍準備反攻,部隊配備了許多美軍顧問,缺少翻譯。國民政府便徵調一九四四年畢業的大學生到軍隊充當翻譯,否則就不給畢業證書。當時聯大的學生幾乎都去過軍隊做翻譯,穿着美式軍服,還能享受些「洋貨」,神氣得很。汪曾祺卻沒有去,結果畢不了業,還被學校開除了。因此他的履歷中長期只填寫「大學肄業」。不少人以為他這樣做「認識」很高。他的好友朱德熙就對他的孩子說過:「當時我們對你爸爸特別佩服,能夠硬頂着不去當美軍翻譯很不容易。你爸爸很有骨氣。」實情卻是,一方面他覺得自己外語水平太差,怕應付不了;另方面當時生活十分窘迫,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身上的一條短褲後邊破了兩個大洞,露出不宜見人的部位,到了體檢那天他索性沒有去。如此而已。

他沒有去當翻譯,丟了到手的文憑,這使他日後不容易找到好工作,但也不全然是壞事。他的半桶水英文,真的去當翻譯,不知會鬧出甚麼笑話。他一個同學去了當翻譯,有一天那同學所在的軍隊被日軍包圍,長官讓他火速發電報請求美國空軍增援。美國空軍果然很快來了,卻狂轟被包圍的國軍。國軍好不容易才突圍出去,追究原因時,發現這位翻譯先生連英語的主動、被動語態也沒有搞明白,將「我們被日軍包圍了」,說成是「我們包圍了日軍」,美國飛機當然要對付包圍圈裏的部隊。那位同學結果被「軍法從事」了。共產黨來了之後,當過翻譯的聯大同學便多了個「歷史問題」,歷次運動中都要沒完沒了地交代,有的還被打成美國特務。汪曾祺儘管其他磨難也有不少,卻是逃過了這一劫。

(摘自汪朗〈歲月留痕〉,收錄於汪朝、汪明、汪朗著《我們的老頭汪曾祺》,頁32-34,香港時代國際出版公司二0一0年五月)
(另見臉書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