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友蘭論「批判繼承」與「抽象繼承」

毛澤東提倡「批判繼承」,馮友蘭提倡「抽象繼承」,馮說兩者並無衝突,前者說的是繼承對象的問題,是繼承甚麼的問題;後者是怎樣繼承的問題,講的是繼承的方法。繼承的對象弄清楚了,就要考慮如何繼承。根本所有的繼承都是抽象繼承。比如馬克思、恩格斯的講話,主要是依據英國、法國、德國的實際講的;列寧、斯大林的話主要是依據俄國的實際講的。我們繼承馬恩列斯,是要繼承他們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普遍原則,而普遍原則都是從實際中抽象來的,沒有人那麼蠢,連別國的實際也繼承下來。你能把中國人都變成白皮膚、藍眼睛嗎?

哲學所說的,總是一般性的原理,是一個抽象的東西。所以一個哲學命題,應該只有抽象意義。一個一般的原理,在它實現的時候,在它成為現實存在的時候,總要寄托於一些具體的情況之中,一般寓於特殊之中。人們對於一般原理的了解,會因其自身的處境、學識不同而不同。例如孔子說「學而時習之」,他說的「學」,是學禮樂詩書,我們今天要學習的就不是這些東西,而是科學和技術了。荀子說「天行有常」,這個「行」包括日月的運行,但我們今天說日月運行,是指地球環繞太陽,而非太陽環繞地球。這些不同,就是一個哲學命題的具體意義。嚴格來說,哲學命題不能有具體意義,是排斥具體意義的,那所謂的具體意義,只是哲學命題在實際情況中的應用。

不過深層地看,「抽象繼承」與「批判繼承」還是有衝突的。毛說的「批判繼承」,是要批判封建性,繼承人民性;馮的「抽象繼承」所涵蓋的潛在意義是認為,在社會上有些東西,例如道德,是可以為各階級服務的。那麼他說的抽象,實際上是抽掉哲學的階級性,或至少是抽掉道德的階級性。馮承認,這潛在的意義,也是有的。

(摘自馮友蘭《三松堂全集(第一卷)‧三松堂自序》,頁266-269,河南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五年九月)

(另見臉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