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rs want to be left along

一九二0年春天,林長民赴歐洲考察西方憲制,特意攜林徽因同行,好讓她增長見識、擴大眼光,「養成將來改良社會的見解與能力」。徐志摩此時恰好在倫敦遊學,因而得以結識林徽因,傾慕不已,隨即展開追求。但林徽因只視他為好玩、可愛的朋友。林那時才十六歲,徐比她大十來歲,而且是有夫之婦,像她那樣的大家閏秀,仍受着種種傳統倫理觀念約束,很難如後人想像那樣,能不顧一切去跟徐戀愛。她在一九三二年致胡適的信也說:「我的教育是舊的,我變不成甚麼新的人來。」相反,徐的熱情令她不人知所措,只好求助於父親。林長民便給徐寫信:「足下用情之烈,令人感悚,徽亦惶恐不知何以為答……」徐雖稍有收斂,但仍不死心,並迅速與原配張幼儀離婚。林氏父女不久回國,據說為免多生是非而沒有向徐志摩辭別。

一年後徐志摩也回到北京,繼續他不懈的追求,哪怕林徽因已與梁思成公開了戀情。當這對戀人在松坡圖書館小屋幽會,徐還不識趣的常來打擾,忠厚如梁思成也不得不貼一張字條在門上:「Lovers want to be left along。」

後來徐志摩和陸小曼於一九二六年結婚,梁思成父親梁啓超為證婚人,梁啓超乘機在婚禮上訓了兩個新人一頓:「徐志摩!你這個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學問方面沒有成就,你這個人用情不專,以致離婚再娶……陸小曼!你要認真做人,你要盡婦道之職。你今後不可以妨害徐志摩的事業……」

一九二七年十二月,梁思成、林徽因還在美國留學,梁啓超在國內為他倆操辦了訂婚儀式,三個月後他倆遵照梁啓超吩咐,於加拿大舉辦了婚禮。

(摘自陳學勇《蓮燈微光裏的夢──林徽因的一生》,頁37-67,遠景出版社二0一0年七月)

(另見臉書

陳學勇:才子追佳人未能終成眷屬的故事並不少見,少見的倒是,雖不能成眷屬,卻一直保持着友誼。尤其是林徽因,不拘陋習,仍與志摩坦然大度地保持來往,乃至引為知己,堪稱女性中的超凡脫俗之輩。

後人與其捕風捉影,樂道於虛妄的戀情,不如正視史實,細觀他們的作為,咀嚼其背後意義,發揚其所顯示的美好人品。

(摘自陳學勇《蓮燈微光裏的夢──林徽因的一生》,頁54,遠景出版社二0一0年七月)

(另見臉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