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弟子寧公遇」

林徽因一九三二年生下兒子,夫婦替他取名從誡,所從的是北宋人李誡。李誡乃中國第一位有名有姓的建築學家,所著《營造法式》亦是中國第一本建築工程著作。林徽因的身體自此也好起來,她便力爭與梁思成同行外出考察;五六年間,足跡遍及六、七個省份。這工作並不輕鬆,經常要跑到深山野嶺,連吃都沒得好吃。他們是受聘於「中國營造學社」進行考察的,學社某日考察筆記記載着:「下午五時暴雨驟至,所乘之馬顛蹶頻仍,乃下馬步行,不到五鐘,身無寸縷之乾。如是約行三里,得小廟暫避。」又一日記載:「行三公里驟雨至,避山旁小廟中,六時雨止,溝道中洪流澎湃,明日不克前進,乃下山宿大社村周氏宗祠內。終日奔波,僅得饅頭三枚(人各一),晚間又為臭蟲所攻,不能安枕尤為痛苦。」

考察的艱辛還在於風險,更要提防土匪出沒;到考察點,測量舊寺古塔,爬上風蝕了數百上千年的頂端,隨時會墜下來。梁思成記述:「今天工作將完時,忽然來了一陣『不測的風雲』,在晴天日美的下午五時前後狂風暴雨,雷電交作。我們正在最上層樑架上,不由得不感到自身的危險。不單是在二百八十多尺高將近千年的木架上,而且近在塔頂鐵質相輪之下,電母風伯不見得會講特別交情。」

起初林徽因與梁思成一起到了美國,入讀費城賓夕法尼亞大學,林徽因原想進建築系,但那時建築系不收女學生,大概因為經常要出外考察和晚間工作,對女生不宜。幸好梁思誠在建築系,她才得以旁聽。如今她隨行考察,跟男子一樣餐風宿雨,爬樑上柱,其剛毅與堅忍,實在令人既驚訝也欽佩。

西方古代建築基本是石塊砌成,經得起風雨雷火的侵損,因此至今留存很多。中國房屋多以磚木構建,當時已不知是否還有唐代木構建築的存在。日本人揚言,要看這樣的建築只有去他們的奈良城。林徽因和梁思成便立志要找到唐代的木結構建築。

一九三七年初夏,梁林聯同學社同仁莫宗江、紀玉堂向五台山進發,山路狹窄崎嶇,他們只好騎着馱騾慢慢前行。後來連騾子也不肯走,他們只得下來牽着牠們繼續前行。行旅了兩天,他們在黃昏中突然望見一幢金光四射的殿宇,再近看遠翹的飛簷,碩大的斗拱,還有柱頭、門窗,處處都像唐朝工匠的高超手藝。但科學不能只憑直覺,需要精密的確證。於是林徽因爬上高懸的大殿脊檁尋找可能的文字依據,通常那裏會寫下建造年代。上面一片漆黑,打亮手電筒,只見檁條蓋滿了千百隻蝙蝠,竟祛之不散。待照相時,鎂光燈驚飛了蝙蝠,而那底下還擠滿了密密麻麻的臭蟲。

頭幾天,他們就這樣不停地爬上爬下與蝙蝠、臭蟲周旋。終於林徽因隱約辨出了兩丈高的大樑底面有墨蹟:「女弟子寧公遇」,其餘則依舊模糊一片。再費去兩天搭了個支架,洗去樑上積得很厚的浮土,林徽因花了三天才讀全樑面的題字。原來寧公遇就是捐資建造佛殿的女施主,大殿建於唐朝大中十一年,即西元八五七年。這佛光寺大殿就是中國發現現存最早的木結構建築。大家狂喜不已,取出本來應急的餅乾、牛奶和罐頭沙丁魚,大餐一頓以作慶祝,再管不得明天會斷糧了。

而這一天,恰好是七月七日,盧溝橋槍聲剛剛響起,中國正式全面抗戰。

(摘自陳學勇《蓮燈微光裏的夢──林徽因的一生》,頁95-101,遠景出版社二0一0年七月)

(另見臉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