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驢與母驢

黃胄畫驢非常有名。五十年代初,黃宗江曾向黃胄索驢畫,黃胄因忙致病,未能立應。事隔二十多年,一日,兩黃相遇於黃山,宗江舊事重提,黃胄覺得十分抱歉。宗江便說,你不馬上畫,立個欠單也可以。黃胄便揮筆寫道:「二十年前欠宗兄公驢母驢各一頭,母生母,子生子,難以計數,無力償還,立此存照。」

過幾天,黃胄畫了兩匹驢子,派兒子送與宗江,並索還「欠驢單」。宗江覆信說:「毛驢已由令郎送到。經驗明係兩頭公驢,不能生育後代。茲取算盤撥算,雌雄二驢,代代相傳至今,已共一千四百八十六頭,明年將計四千九百九十九頭,即使扣除此孽畜二頭,閣下尚欠驢一千四百八十四頭,明年仍欠四千九百九十七頭。因差距很大,所以閣下欠單恕不奉還。前途茫茫,仍祈努力,以免法庭相見時拿出筆證也。」

黃胄無奈,過了兩天,又叫兒子送去畫驢兩匹,題曰:「母驢圖,宗江老兄匹配。」

(摘自黃苗子《世說新篇》,頁165-167,北京三聯書店二00六年六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