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鋒諸子

自負的殘雪

有一回,殘雪跟蕭全閒談,提到台灣作家三毛,她說,三毛的寫作不如我。她對國內的同行也不以為然,只對王安憶稍有讚許。說起「知識分子」,她忽地激動起來:「我們國家所謂的知識分子,只要讀過幾天書的人都是,而法國一位學者認為,知識分子是用頭腦去產生,去創造特殊財富的人。」然後她笑了笑,又說,這位法國先生認為,這種人在法國有十幾個,在中國只有一個,就是殘雪。

(摘自蕭全《我們這一代》,廣州花城出版社二00六年四月)

芒克拍照

蕭全要替芒克拍照,芒克起初不情願,說從來不讓人拍照,在國外也是這樣。蕭便跟他講,我這項工作做了很多年了,北島、顧城、何多苓等都一直鼓勵,要我把這十分有意義的工作堅持下去,我覺得現在這工作已不是我個人行為,已是我們大家的事了。

芒克終於被說動。拍好之後,蕭全將照片寄給他,他看了卻大為生氣,說蕭把他拍變形了。蕭辯解,一些女孩看過你的照片,都認為您非常有風度,氣質很好。他仍不消氣,說,得了吧,我本人要比這張照片有風度得多了。

(摘自蕭全《我們這一代》,廣州花城出版社二00六年四月)

嚴力新髮型

嚴力初到紐約,艾未未帶他去理髮。坐定之後,艾未未跟理髮師解釋嚴力想剪個甚麼頭,還領理髮師到外面的櫥窗去看髮型照片。理髮師很自信地三下五除二,十幾分鐘就將嚴力的頭搞定了。嚴力一看竟是剪了個朋克頭,質問艾未未,你給他看哪張照片?艾未未笑着說:就是你要的那種啊,也許他有點斜眼,以為我指的是旁邊的一張,不過,你看上去燦爛一新,很牛的。嚴力便知道艾未未是故意的,興許是他即興的創作。嚴力看看鏡子,倒真的很精神,只好算了。艾未未付錢之後,還跟理髮師說了些甚麼,理髮師很興奮,回答了幾句。艾未未給嚴力翻譯:第一次理這樣的髮型,也會是第一次發現不同的自己。嚴力對艾未未說:他是個詩人嗎?艾未未說:這裏東村的人都很有特色,你現在也有了新的特色。

(摘自嚴力〈說說艾艾未(之一)〉,《中國人權雙周刊》二0一一年五月五日第51期: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007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