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藎之死

沈藎戊戌變法時,與譚嗣同、唐才常等交往甚密。一九00年他留學日本回來,在上海組織正氣會,旋易名自立會,致力於勤王運動。事敗後,繼續從事反清活動。

一九0二年,中俄簽訂《交收東三省條約》,約定沙俄分期在中國撤兵。但沙俄一直拒絕履行條約,次年更提出新的「七條」,要求清廷出賣東三省及內蒙古一帶路政、稅收及其他主權。慈禧太后打算接受並與之締結《中俄密約》。

沈藎從皇親大臣處拿到密約草稿,將它寄到天津新聞西報,圖阻止簽約。七月十九日,沈藎被捕,正逢慈禧太后「萬壽月」,例不「殺人」,由「斬立決」奉旨改為「立斃杖下」。七月三十一日,刑部用特制的大木板打得他「血肉飛裂」、「骨已如粉」,他始終未哼一句。劊子手以為他已死,卻忽地聽見他說:「何以還不死,速用繩絞我。」最後才用繩勒死。

第二年王照入獄,剛好關進沈藎的囚室。他聽獄卒說過沈被害的經過,看見室中粉牆上有黑紫暈蹟,高至四五尺,即為沈血所濺的。

(摘自王元化《清園夜讀》,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一九九七年三月;傅國湧《筆底波瀾》,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二00六年五月及其他網上資料)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