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銀海千秋》札記

扇雞芭頭

李翰祥有回到台灣拍片,天氣甚熱,人人手中都拿了把芭蕉扇扇風,只有崔福生,拿的卻是一把兩面光的摺扇。李麗華一時興起,要為他的扇面題詩。正待動筆,她跟李翰祥說:「有詩無畫,不是好畫,你這位徐悲鴻得意門生,不如先露兩手,來兩匹馬怎樣?」李翰祥說:「我學的是西畫,不會畫馬。」結果湊合畫了兩葉芭蕉和一隻麻雀。李麗華一看就笑:「這哪像麻雀,簡直像個小雞兒。」然後筆走龍蛇,在另一面寫道:「扇子清風涼。雞冠花不香。芭蕉不結子。頭頂狀元郎。」大家一時看不懂,李麗華用手一遮,只露出橫頭四個字,大家當堂笑作一團。可惜崔福生不解風情,一怒之下將扇子撕得粉碎。多年後李翰祥回憶說,那扇子若留到現在,李氏姊弟的大作,少說也值點銀子吧。

(摘自李翰祥《天上人間:銀海千秋》,頁52-54,天地圖書一九九七年)

我願意

陳燕燕奉母命與黃紹芬結婚。那天黃紹芬開車來接她到教堂去。誰知車一發動就死了火,再打再死,連打連死。陳母眼看不對路,連忙跑到車尾推車。但車子仍是紋絲不動。陳燕燕沒法,只好也下車幫忙。老太太一瞪眼:「上去,哪有新娘推車的?」陳燕燕說:「這骨節眼兒還管甚麼新娘舊娘。」好不容易車子給推動了,開了不夠三分鐘,迎面來了輛軍用大卡車,黃紹芬猛一轉軚,軍車是避過了,卻輾斃了一條小哈巴狗。陳燕燕心裏蹩扭極了,走進教堂,人木木的,腦子裏一片空白。神父問她:「你願意嫁黃紹芬為妻嗎?」問了幾回,她都不知如何作答,忽地聽見後面的老太太說:「我願意。」她才恍悟過來,忙說:「我媽願意我嫁給他。」神父說:「你呢,你願意嗎?」她只好說:「我願意。」事後她對人說:「都到了這份兒上了,不願意行嗎?」

(摘自李翰祥《天上人間:銀海千秋》,頁112-114,天地圖書一九九七年)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