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軍閥

李翰祥替邵氏拍《大軍閥》,可是拍了好些日子,那主角大軍閥卻還沒有着落。六老闆邵逸夫建議了幾個人,李都不滿意。一天,李看電視上播放許冠文、許冠傑兄弟合演的《雙星報喜》,只見那許冠文忽文忽武,忽老忽幼,忽忠忽奸,裝龍像龍,裝虎像虎;演出時粗中有細,熱中帶冷,兩隻單眼皮的眼睛畧微一眨,不必說甚麼,就教人打心眼裏想笑。李不禁在心裏說,就是他了。

他把想法向六先生說了,六先生卻不大認同:「許冠文?番書仔,怎能演《大軍閥》?」他說了許多讚賞許冠文的話,六先生問他:「你跟許冠文認識麼?」他說:「不沾親,不帶故,只看過他為張帝、青山的演出當過司儀,和電視上演的《雙星報喜》,看他演得一本正經,但令人笑不攏嘴,真是個『冷面滑稽』。」成篇大套,六先生只聽進一句話:「對,是有點『冷面滑稽』。好吧,等我研究研究。」

六先生於是跟方逸華、易文、朱旭華、汪曉嵩等開會,可是大家都反對許冠文,覺得他斯斯文文的,演不了山東大老粗。六先生將開會結果告知李翰祥,叫他不如再考慮別人吧。李始終不大願意。六先生沒法,最後同意用許冠文。李大喜,連忙聯絡許冠文,將戲拍完。許冠文不負所望,戲在荷李活院線上演後,票房打破了當時的國片紀錄,直撲四百萬大關。

誰知荷李活發生火災,導至停業。起火那天,六先生正在打麻將。彌敦道邵氏大廈的頂樓,正好看見荷李活冒起的火焰。有人慌慌張張報告六老闆:「荷李活大火。」他朝窗外望了望,不聲不響,只看着牌叫了聲「碰」,想不到槓上開花,和了個小三元。算好賭帳之後,他才慢條斯理說:「荷李活一燒,恐怕《大軍閥》過不了四百萬了。」

(摘自李翰祥《天上人間:銀海千秋》,頁219-226,天地圖書一九九七年)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