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寅初知難而進

五十年代初,馬寅初到淅江一帶調查,發現人口問題非常嚴重,隨即寫了多篇報告,呼籲節約生育。但那時中共一面倒向蘇聯老大哥,人口問題「蘇聯沒有談,我們也不能談」,而老大哥甚至認為「在社會主義國家是沒有人口問題的」。毛澤東也在不同場合說,「人多些還是人少些好?我說現在還是人多好」,「我是不怕的,再多生兩億人口,我看問題就解決了」,「現在不要怕人多,中國地大物博嘛」。

一九五七年、五八年,馬寅初又接連發表〈新人口論〉和〈有計劃地生育和文化技術下鄉〉,仍堅持他的人口理論。結果,他遭到猛烈批判。他相信真理在自己一邊,不斷撰文回應,「誓死應戰」。周恩來特意約了他談話,勸他不要過於固執,應從大局着眼,還是寫個檢討好。他回去重新審視了自己的「新人口論」,發覺理論沒有錯,錯只錯在不夠完善。他於是寫成了五萬餘字的〈我的哲學思想和經濟理論〉,對報刊上批判他的觀點逐一反駁。

長文的第五部分是「附帶聲明」,共有兩個,一是接受《光明日報》的挑戰書,一是「對愛護我者說幾句話並表示衷心的感謝」。他在前者中說:「……而《光明日報》又要開闢一個戰場,而且把這個戰場由《光明日報》逐漸延伸至幾家報紙和許多雜誌……這個挑戰是很合理的,我當敬謹拜受。我雖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敵眾,自當單身匹馬,出來應戰,直至戰死為止,絕不向專以力壓服不以理說服的那種批判者投降……。」

在後者中說:「在論爭很激烈的時候,有幾位朋友力勸退卻,認一個錯了事,不然的話,不免影響了我的政治地位。他們的勸告,出於誠摰的友愛,使我感激不盡;但我不能實行。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政治問題,是一個純粹的學術問題。學術問題貴乎爭辯,愈辯愈明,不宜一遇襲擊,就抱『明哲保身,退避三舍』的念頭。相反,應知難而進,絕不應向困難低頭。」

最後他被逼辭去北大校長之職,人大代表的資格也被取消,但他仍是拒絕檢討。文化大革命期間,幸好周恩來保護,他才沒有遭到太大的衝擊。

直到七十年代初,中共始重提計劃生育。毛澤東在一九七四年便慨嘆:「中國人太多了。」又指示:「人口非控制不行。」這句話竟與馬寅初〈新人口論〉中的三個標題驚人地一致。一九七九年九月,馬寅初獲得平反,並委任為北大名譽校長;十一月,《新人口論》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一九九九年,馬寅初已去世多年,《今日名流》一月號發表了環境專家康曉光的專訪。康曉光提到馬寅初:

「一九七二年,馬寅初九十誕辰。有人佩服馬先生說:『馬先生作為科學家,真偉大,預言都實現了。』馬先生回答:『作為學者,我很成功;作為中國人,我則是悲慘的,因為我最不願看到的事實成了現實。』」

康曉光說,這就是二十世紀中國最悲慘的事:一個人的決策失誤,要一個民族用一百年的時間來償還。

(摘自彭華《馬寅初的最後33年》頁134-239,中央文史出版社二00五年七月;魏荒弩《櫪齋餘墨》頁131,南京師範大學二00八年一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馬寅初知難而進

  1. 半桶水 說:

    「他回去重新審視了自己的「新人口論」,發覺理論沒有錯,錯只錯在不夠完善。他於是寫成了五萬餘字的〈我的哲學思想和經濟理論〉,對報刊上批判他的觀點逐一反駁。」

    風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