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樓中日月長

八十年代末,包立民編集《百美圖》,除了當代畫家,也想將前輩畫家請進書裏,但許多都已過世了,他便想方設法找他們的弟子或後人來補畫。豐子愷是公認的漫畫大師,自是不能缺席。有一天他在畫展結識了豐一吟,忽地靈機一觸,請豐一吟畫一幅父女圖。豐一吟起初推辭:「我可畫不好父親,更畫不好自己。」經不起包的再三要求,她答應回去想一想。過了半年,包收到豐一吟的畫,是仿照她父親一幅漫畫「日月樓中日月長」而作的。那原是一幅課子圖,畫中豐子愷和豐一吟坐在兩邊,豐新放在中央。仿作將弟弟新放去掉,只剩下兩父女,人物造形依舊;也撤掉了原來裊裊炊煙的香爐,增添了一部辭書。豐一吟寫了題跋:「最喜小中能見大,還求弦外有餘音──此乃先父豐子愷自作詩句,以示其作文繪畫之旨。先父一生著作等身,不僅限於文畫,亦有英、日、俄譯作,憶昔年在先父指導下,父女曾共同從事俄文翻譯,今據先父『日月樓中日月長』一畫,改作此畫,以紀念當時情景。」

(摘自包立民《百美圖》,頁1,山東畫報出版社二00七年八月)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