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嬰不做騙子

周海嬰在《魯迅與我七十年》中透露了一件軼事:「一九五七年毛主席曾前往上海小住,依照慣例請幾位老鄉聊聊,據說有周谷城等人,羅稷南先生也是主席的老友,參加了座談。大家都知道此時正值反右,談話的內容必然涉及到文化人在運動中的處境的估計。羅稷南老先生抽個空隙,向毛主席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疑問:要是今天魯迅還活着,他可能會怎樣?這是一個懸浮在半空的大膽假設題,具有潛在的威脅性,羅先生卻直率地講了出來。不料毛主席對此卻十分認真,沉思了片刻,回答說:以我的估計,(魯迅)要麼是關在牢裏還是要寫,要麼他識大體不做聲。一個近乎懸念的詢問,得到的竟是如此嚴峻的回答。羅稷南先生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不敢再作聲。」

許多人對此議論紛紛,甚至質疑它的真確性。於是有幾個人出來作證,包括陳焜、賀聖謨和黃宗英。陳焜是羅稷南的姪子,他說羅也曾告訴過他這段對話,不過羅雖然知道毛澤東說話的份量,並沒有嚇出一身冷汗。賀聖謨是羅的學生,正是他將這軼事告知周海嬰的,但周海嬰轉述時有些出入,像毛的回答是說:「無非是兩種可能,要麼進了監獄,要麼顧全大局,不說話。」說的是「顧全大局」,而非「識大體」。黃宗英說當時也在現場,那時她已懷了孕,聽了毛的話,倒真的「嚇得肚裏娃娃兒險些蹦出來」。

周海嬰自述,他也曾顧慮重重,打算抽掉這一段,後來王元化鼓勵他,他才決定披露真相。不管怎樣,大家對他的勇氣還是讚賞的,說他不愧為魯迅之子;當經歷了對人類尊嚴的徹底踐踏,和對人性良知的反覆摧殘之後,他拒絕再做騙子的同謀。被鄧小平欽點為右派樣板的林希翎也托人向他致意:「謝謝你,你的書戳穿了一個一個謎團騙局,這是魯迅留下的珍貴遺產──一位說真話的後代。」

(摘自施建偉〈林希翎:「謝謝你,海嬰……」〉,刊《文學評論》第14期,頁72-76,二0一一年六月及網上資料。)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