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思種花待後人

小思致力蒐集、研究香港文化史料,又獨力開展香港文化人「口述歷史」工程,多年來孜孜不息。一九九九年中文大學圖書館申請撥款,擬成立香港文化研究庫,卻因資源短缺,競爭激烈,申請最終被擠掉。那時小思任教中大中文系,他們便找她幫忙,成立了香港文學研究中心,她還慷慨捐出了三萬多冊私人珍藏。中心一直缺錢,曾向政府申請一百萬經費,可是經費批下來時,小思已快要退休,這筆錢於是被大學撥款委員會扣住。中心又考慮向藝術發展局申請資助,但藝發局附帶條件,要兩年內完成一些項目,小思覺得文學研究非朝夕的事,沒辦法給出承諾,只好拒絕申請。

有人問她,既然今天仍缺一部由香港人寫的香港文學史,她又掌握了那麼多資料,為何不自己動手來寫?她卻說:「寫史,需要對史有更深層的認識,而且現在最重要是將快速消失的史料救回來,以後的人才有材料研究。」她借弘一法師的五言絕句表白心跡:「我到為花種,我行花未開。豈無佳色在,留待後人來。」

(摘自謝曉陽〈她追尋香港文學散落的碎片〉,《亞洲週刊》第二十卷第二十八期,二00六年七月十六日及網上資料)(圖片來源:大公網二0一一年四月廿七日)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