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前筆記雜鈔》札記

呂字兩個口

呂碧城家學淵源,父親呂鳳歧是清末進士。她與兩個姐姐惠如、美蓀都以詩文聞名於世,號稱「淮南三呂,天下知名。」其中尤以碧城才氣最高。當時的「詩論大家」樊增祥讀了她一首詞作,甚為激賞,及聽說她只有十二歲,不禁大感驚訝。她口才也甚了得,相傳曾為女校的事,面折樊增祥。樊跟呂父原是甲榜同年,因說不過碧城,憤而向她說:「賢姪女,我無以難你,你是上下兩張嘴的。」指呂字本來是兩口,弄得碧城面紅耳赤,尷尬非常。不過樊後來還是替碧城編輯出版詩詞集,極喜歡其中的一首《浪淘沙》:「寒意透雲幬,寶篆煙浮。夜深聽雨小紅樓。奼紫嫣紅零落否?人替花愁。 臨遠怕凝眸,草膩波柔。隔簾咫尺是西洲。來日送春兼送別,花替人愁。」並在旁邊批曰:「漱玉猶當避席,斷腸集勿論矣。」

(摘自《盧前筆記雜鈔》,頁59-60,中華書局二00六年四月及網上資料)

張伯苓戒煙

天津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少年時候也是個捧鳥籠鬥蟋蟀的二世祖,手上常套個斑指,每天無事茶坊裏坐,白白消磨光陰。後來他接受好友嚴修勸導,戒掉惡習,與嚴修一起創設了南開學塾,由學塾改建中學,再發展成全國知名的大學,與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鼎足而三。

張伯苓意志極堅強,知錯必改。他任南開中學校長時,一天看見一個學生抽着煙在走,他問那學生為甚麼抽煙,學生竟說:「我看見校長也抽煙,才學抽的。」他說:「好,我如果不再吸煙,那你還抽不抽?」那學生搖搖頭。他於是當學生的面將煙嘴毀了,從此沒有再抽過煙。

(摘自《盧前筆記雜鈔》,頁155,中華書局二00六年四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