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音易名

林徽因原名徽音,這個名字是祖父林孝恂為她取的,典出詩經大雅〈思齊〉:「思齊大任,父王之母。思媚周薑,京室之婦。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鄭玄箋注云:「徽,美也。嗣大任之美音,謂續行其善教令。」徽音,即美音,是美譽的意思。

林徽因早期作品都署名林徽音,後來卻常被人與另一男作家林微音弄混了。一九三一年十月五日,她在徐志摩主編的《詩刊》第三期上發表詩作,徐志摩在敘言中附帶聲明:「本刊的作者林徽音,是一位女士,〈聲色〉與以前的〈綠〉的作者林微音,是一位男士,他們二位的名字是太容易相混了,常常有人錯認,排印亦常有錯誤,例如上期林徽音即被刊如『林薇音』,所以特為聲明,免得彼此有掠美或冒牌的嫌疑!」

林微音寫過篇〈微音頓首〉,講述自己與林徽因的幾次會晤,說去參加她的沙龍,她本來領口處的扣子解了一顆,看到他來了,下意識繫上,他從這個細節上覺出自己在她心目中只是外人,不由得失落沮喪云云。談到和林徽因名字的糾葛,他說:「要是那位小姐誠意地求我放棄我的名字,我一定不遲疑地應允她。」

林徽因當然不會有這樣的要求。他這個人名聲其實不很好,施蟄存在〈林微音其人〉中回憶:「夏天,他經常穿一身黑紡綢的短衫褲,在馬路上走。有時左胸袋裏露出一角白手帕,像穿西裝一樣。有時紐扣洞裏掛一朵白蘭花。有一天晚上,他在一條冷靜馬路上被一個印度巡捕拉住,以為他是一個『相公』(男妓)。他這一套衣裝,一般是上海『白相人』才穿的……總有七八次,他在夜晚到我家裏來,一見面就說明來意,要我借給他兩三塊錢。最初,使我很吃驚,怎麼會窮到如此?後來發覺他吸上了鴉片,瞞着他妻子,急於要進『燕子窠』(即鴉片館)。」

最後,林小姐為免被辱沒了清名,登報聲明,將徽音易名為徽因。她說:「我不怕人家把我的作品誤認為他的,只怕日後把他的作品錯當成我的。」

參考:

施蟄存〈林微音其人〉
王邇〈這林徽因不是那林微音〉
曹珊〈閒話作家筆名〉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