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之死

一九五七年,傅雷以「親美」、「反蘇」的罪名被上海市作協開會批判達十次之多,但因拒不承認「反黨反社會主義」而無法戴帽。一九五八年「反右補課」,他終於被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回家見到夫人的第一句話是:「如果不是阿敏還太小,還在唸書,今天我就……」一九六六年五月文革爆發,他不斷遭到查抄、罰跪、辱駡、毆打,他就對朋友說,「我是不準備再活的了」、「大不了兩條人命」。九月二日晚上,他與夫人寫下遺書,指定由「朱人秀會同法院開拆」。朱人秀即傅雷夫人朱梅馥的胞兄,信中向他交托後事:

「一,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附現款)。二,武康大樓(淮海路底)606室沈仲章托代修奧米茄自動男手錶一隻,請交還。三,故老母餘剩遺款,由人秀處理。四,舊掛錶(銅)一隻,舊小女錶一隻,贈褓姆周菊娣。五,600元存單一紙給周菊娣,作過渡時期生活費。她是勞動人民,一生孤苦,我們不願她無故受累。六,姑母傅儀寄存我們家存單一紙600元,請交還。七,姑母傅儀寄存之聯義山莊墓地收據一紙,此次經過紅衛兵搜查後遍覓不得,很抱歉。八,姑母傅儀寄存我們家之飾物。與我們自有的同時被紅衛兵取去沒收。只能以存單三紙(共370元)又小額儲蓄三張,作為賠償。九,三姐朱純寄存我們家之飾物,亦被一併充公,請代道歉。她寄存衣箱貳隻(三樓)暫時被封,瓷器木箱壹隻,將來待公家啓封後由你代領。尚有傢俱數件,問周菊娣便知。十,舊自用奧米茄自動男手錶一隻,又舊男手錶一隻,本擬給敏兒與XXX,但恐妨礙他們的政治立場,故請人秀自由處理。十一,現鈔53.30元,作為我們火葬費。十二,樓上宋家借用之傢俱,由陳叔陶按單收回。十三,自有傢俱,由你處理。圖書字畫聽候公家決定。

使你為我們受累,實在不安,但也別無他人可托,諒之諒之!」

兩人最後懸樑自盡。上吊之前,他們還細心地在地上鋪了被子,避免踼翻方凳時驚擾了別人。

(按:一般的說法,是傅雷先服毒,兩小時後,朱梅馥才投環,但據葉永烈的查證,兩人都是懸樑自盡的。)
(此文主要參考葉凱《傅雷的最后17年》,中國文史出版社二00五年八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