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章

快短命

郁達夫在福州時,曾應邀演講文藝創作。他在黑板上寫了「快短命」三個字,說:「『快』,就是痛快;『短』,就是精簡扼要;『命』,就是不離題,詞達意。說話和作文一樣,如我現在所說的,即是這個原則。不要說得天花亂墜,離題太遠,或者像裹腳布那樣又臭又長。完了。」總共用了不到兩分鐘,就走下了台。

文字與顏色

沈從文對蕭乾說:「文字同顏料一樣,本身是死的,會用它就會活。作畫需要顏色且需要會調弄顏色。一個作家不注意文字,不懂得文字的魔力,有好思想也表達不出這種好思想。」

清通

林語堂主張文章須以「清楚通順」為第一,不要求摩登,不要講洋化。他認為新的八股和抽象的寫作都要不得,文字創作必須口語化才能感人,必須跳出傳統「做文章」的錯誤觀念,避免文藻堆砌,才能發揮「自然國語的力量」。

作文就是說話

錢穆給學生上作文課時說,作文就是說話,口中如何說,筆下就如何寫。出口為言,下筆為文。一次上課,他給學生出的作文題目為〈今天的午飯〉。學生的作文交上來以後,他選了篇寫得好的抄在黑板上。這篇作文的結尾這樣寫道:「今天的午飯,吃紅燒肉,味道很好,可惜鹹了些。」他以此文為例,告訴學生,說話、作文要有曲折,要有回味的餘地,就像這最後一句:「可惜鹹了些。」

(摘自民國文林《細說民國大文人──那些文學大師們》,頁4、152、194,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一月;民國文林《細說民國大文人──那些國學大師們》,頁162,現代出版社二0一0年一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辭章

  1. 小土豆 說:

    《失控》

    蓬萊的油污, 溫州的高鐵 經不起一台車重量的橋,
    大澇大旱, 卻傳來大豐收的報告.
    餐桌上是數不盡的危機,
    路上有李先生的兒子
    再不然, 就是七十碼的草草
    城管橫行, 拆遷無敵
    紅十字會多了個從商的好兄弟
    豬肉二十六元一斤, 吃不起了
    房價更是天文之數
    長江可以斷流, 上海迎接沙塵暴
    滇池搶閘, 植了威力強大的水葫蘆
    一億元以下的都已算得上清官吧
    全國收費路裏數在世界首屈一指
    大壩建成了電力收費卻節節升高
    戴套的不算強姦
    無生命跡像後才產生了”奇跡”
    美債八千億了
    有太多人卻一天比一天潦倒
    萬元茅臺配上了貧家剩菜不知是什麼味道?
    礦難已不再是新聞,
    山西豪客竟要把康熙爺的皇陵買下,
    賣血, 賣笑之後是計劃生育好把孩兒賣,
    良知出走, 恥廉缺位, 真理顛倒
    祖國, 我的祖國啊,

  2. 小土豆 說:

    漏了最後的一句:

    祖國, 我的祖國啊,
    你叫我們如何是好?

  3. 馬吉 說:

    這究竟是甚麼樣的國家啊,還爛不夠嗎?還要爛到幾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