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與驕

錢穆記憶力極佳,去私塾上學,「日讀生字二十,忽增為三十」,能「強記不忘,又增為四十」,「每篇文字大約過三遍即能背誦。」他最愛看《三國演義》,九歲時便能背誦。錢父染有煙癮,晚上常到街口一鴉片館吸煙,有時也會帶錢同去。有一回在鴉片館,父親的朋友要錢背誦《三國演義》中諸葛亮舌戰羣儒一節,錢穆從容不迫,一字不落地背了出來,並且邊背邊表演書中人物語氣動態,眾人驚為神童。錢便有點沾沾自喜。

第二日,他隨父親出門,經過一座橋時,父親指着橋問他:「你認識『橋』字嗎?」他答識。父親又問:「橋字何旁?」答:「木字旁。」父親再問:「用木字換馬字旁,是甚麼字?」答曰:「是『驕』。」父親接着說:「驕字何義,知道嗎?」他點點頭說:「知。」父親便將他拉到身邊,說:「你昨晚的行為是不是接近此驕字?」他聞言,如聞震雷,俯首不語。這晚再到鴉片館,又有人讓他背三國,他謹記父親教訓,拒絕背誦。

(摘自《細說民國大文人──那些國學大師們》,頁175-176,現代出版社二0一0年一月及網上資料)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