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的老子

胡適很欣賞錢穆的《劉向歆父子年譜》,稱乃「一大著作,見解與體例都好」。錢穆在北大時,有人請教胡適關於先秦諸子的問題,胡總說:「有關先秦諸事,可向賓四先生請教,不必再問我。」錢穆也稱讚胡適:「介紹西洋新史學家之方法來治國故,其影響於學術前途者甚大。」並說胡的《中國哲學史大綱》,「足以指示學者以一種明確新鮮之方法,則其功亦非細矣。」

但兩人在學術上其實分歧頗大。胡適主張老子先於孔子,他的《中國哲學史大綱》就以老子為中國哲學的源頭。錢穆不同意,對胡的論點猛攻,上課時,常對學生說:「胡先生又考證錯了。」胡適亦撰文反駁。錢很氣憤,一次,與胡適相遇於北大教授會,他說:「胡先生,老子年代晚,立據確鑿,你不要再堅持了。」胡答:「錢先生,你舉的證據還不能使我心服,如果能使我心服,我連我的老子也不要了。」

(摘自《細說民國大文人──那些國學大師們》,頁171-172,現代出版社二0一0年一月及網上資料)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