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亞掛旗風波

新亞書院創校以十月十日雙十節為校慶,院長錢穆曾作過解釋:

「我堅定信仰中國文化有價值,它決不會使我們無價值。同時,我還堅信我們必將重回大陸,這一信念從那裏得來?乃是從我一輩子努力在要求瞭解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化價值的過程中得來。我們為了準備迎接行將來臨的光明,必須懂得『藏器待時』。我們辦學校就是要為國家民族『藏器』,將來必有一日可以用上。總而言之,我們新亞書院的意義和價值,即是寄託在對國家民族的前途信仰上。因此,我們的校慶也與『雙十』國慶日同在一天。這就是堅信:終有一天,光明將會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來臨。那一天才是我們的國家,學校一期待的日子。」

新亞原在桂林街租用舊樓作校舍,較為簡陋,一九五三年獲美國雅禮協會資助每年兩萬五千美金,次年又獲美國福特基金會捐款,才得以在農圃道自建校舍,加速發展起來。一九五九年,香港政府有意挑選兩至三所中文學院,以聯邦制的模式組成一所新的中文大學,其中一所就是新亞。但港府對新亞與台灣的關係頗具戒心,一再要求新亞申明政治中立,還不時插手新亞的人事招聘。

新亞除了定雙十節為校慶,校內也會懸掛青天白日旗,港府卻覺得新亞不宜再掛此旗。錢穆向港府解釋,所掛的是民國政府的旗,並非國民黨黨旗,掛旗只為了表達民族感情,也代表了學術思想的自由和整全性,是新亞創辦的重要理念。可是港府不接受。新亞最後讓步,把校慶改在九月廿八日,即孔子誕辰,又提議只在學校的室內掛旗,或只於校慶日掛旗。但港府拒絕任何妥協方案。教育司高詩雅說:「掛旗是有政治影響的舉動,不單跟教育有關,也涉及殖民地的安全。」

當時雅禮協會充當新亞與港府的中間人,起初保證即使新亞退出加入大學計畫,仍會支持書院,但漸漸偏向港府,也向新亞施壓,說新亞取得大學地位很重要,否則,他們很難為新亞尋求資助。

此事爭持了一年多,一九六0年十月八日,新亞召開校務委員會議,會上人人情緒激動,不過委員會最終決定:「不會在該年的雙十節掛旗。」並在校門大堂的報告版貼出公告。到雙十節的晚上,新亞舉辦晚會,唐君毅向同學解釋不再掛旗的原因,大家都痛哭流涕。雖然新亞只決定「該年」不再掛旗,沒有交代以後如何,但第二年已沒有人重提掛旗的事,結果用拖字缺淡化了。一九六三年新亞與崇基學院、聯合書院正式合併成為中文大學。

(參考:周愛靈《花果飄零──冷戰時期殖民地的新亞書院,頁171-191,香港商務印書館二0一0年十二月;蘇慶彬《七十雜憶》,頁230-231,香港中華書局二0一一年三月;國際儒學網二0一一年六月廿七日:〈新亞書院的創校簡史及其文化教育理想的落實與推行〉;以及其他網上資料
)(圖片來源:珍貴相片簿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