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書樓

一九六六年大陸發動文化大革命,香港一九六七年也爆發了暴動,左派到處放置炸彈,人心思危。錢穆與夫人胡美琦打算避居台灣,被蔣介石知道了,於外雙溪覓地替他們興建屋舍。錢穆為寓所取名「素書樓」,謂「素書」脫衍自《中庸》所記:「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錢夫人胡美琦說,錢穆為此樓起名,是為紀念母親。因錢穆少時患傷寒,又服錯藥,性命危殆,全賴母親日夜盡心看護,陪他在故居素書堂養病,才得以痊癒。錢穆搬入素書樓後,便在家中客廳授課,持續十八年之久。他的學生中,有人堅持連續聽課十八年,從學生聽成教授,又帶着學生來聽課。

一九八九年,民進黨稱素書樓為政府所有,陳水扁更指責錢穆侵佔公產,要他限期搬家。那時候仍有些年輕學者到素書樓探視錢穆,錢問他們:「這些人急着要這房子做甚麼?」他們說:「要做紀念館。」錢不禁慨嘆:「我活着不讓我住,死了紀念我甚麼?」擾攘了一年,錢穆不得安寧,也為了避免「享受特權」的指控,毅然搬離了素書樓,另在杭州南路闢屋居住。他此時已目盲兼重病纏身,過了三個月,在剛度過九十六歲的壽誕後,於一九九0年八月離世。

一九九二年,素書樓改為錢穆紀念館。一九九八年,陳水扁時任台北市長,有意競選總統。他到紀念館參觀,發表講話說:「我是親自來向賓老表達歉意和說聲『對不起』。政府,特別是台北市政府,在過去做得不夠,也許是由於一些雜音和壓力,忽畧了對一代儒宗所應該要有的特別的禮遇……。」但錢夫人說:「遲來的道歉已沒有意義。」二00二年,馬英九也以台北市長身分向錢夫人致歉,並澄清錢穆未霸佔公產。二0一0年八月,素書樓舉行錢穆逝世二十年追思會,那時馬英九已當上總統,再度向錢夫人道歉。八十二歲的錢夫人說,過去二十年的點點滴滴,常讓她想起賓四去世前寫的一副春聯:「塵世無常,性命終將老去;天道好還,人文幸得綿延。」這句話正是她此刻的心境。

(摘自《細說民國大文人──那些國學大師們》,頁187-188,現代出版社二0一0年一月;錢胡美琦〈錢穆逝世20周年/百感交集20年〉,聯合報副刊二0一0年八月廿七、廿八日;齊邦媛〈紅葉階前 憶錢穆先生〉及其他網上資料)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