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蕭的才情

魯迅極欣賞蕭軍和蕭紅,每逢和朋友談起,都大力推薦他們的《八月的鄉村》和《生死場》。但魯迅覺得《生》寫得比《八》好。一九三五年五月,他接受斯諾訪問,被問到誰是當下最優秀的作家,他就回答說,田軍的妻子蕭紅最有前途,很有可能成丁玲的後繼者。胡風也常常當着蕭軍誇獎蕭紅,說蕭紅的才情在他之上。蕭軍靠刻苦用功,而蕭紅是憑着個人感受和天分創作。蕭軍深刻,但沒有蕭紅生動。蕭軍有點不服氣,說:「我也重視她的創作才華,但她少不了我的幫助。」

兩蕭後來的矛盾,除了感情問題,其實還有文學觀念的衝突。一九三七年六月廿七日蕭軍在日記中記述,他從外面回來,拿起玻璃杯喝水,蕭紅寫下描寫這個細節的句子:「他用透明的杯子喝着水,那就好像吞着整塊的玻璃。」蕭軍不以為然,認為該寫作:「水在杯子裏動搖着,從外面看去,就像溶解了的玻璃液,向嘴裏傾流……」蕭紅認為自己的句子好,蕭軍卻說「那是近於籠統的,直覺的,是一種詩式的句子,而不是小說,那是激不起讀者的感受的。」兩人爭持不下,找鹿地亙評理。鹿只好打圓場說,兩者都好,蕭軍的客觀,有古典之美;蕭紅的有感覺主義的新鮮。

蕭紅說:「我生氣的原因,他說我抽象,說自己現實。」鹿地亙說:「兩者都現實的,只是性質不同。一個感覺,經過心理的反映後,仍是現實的,不是抽象的。」

(摘自季紅真《蕭紅全傳》,頁285、357-358,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圖為鹿地亙)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