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生畫集

豐子愷一九一四年在杭州浙江省第一師範學校求學,師從李叔同學習音樂和繪畫。李叔同一九一八年剃度出家,號為「弘一」。弘一法師一九二七年秋到上海訪豐子愷,並在他家裏住了約一個月。豐子愷就在生日那天,拜弘一法師為師,皈依佛門,做一個在家居士。弘一法師給他取法名嬰行。為了弘揚佛法、勸人戒殺從善,弘一法師與他商量合作一本《護生畫集》,由豐子愷作畫,自己配詩,「以藝術作方便,人道為宗趣。」他們起初打算繪作廿四幅就付印的,後來為了將畫集發行到日本,法師建議增繪至五十幅。豐子愷也有為法師五十壽辰祝壽之意,便增至五十幅。一九二九年二月,畫集由上海開明書店出版,書前馬一浮的序云:「故知生,則知畫矣,知畫則知心矣;知護心則知護生矣。吾願讀是畫者,善護其心。」

過了十年,為了紀念法師六十壽辰,豐子愷又繪製了護生畫的續集,共六十幅,仍由法師配詩,於一九四0年由開明書店出版。法師給豐子愷寫信說:「朽人七十歲時,請仁者作護生畫集第三集,共七十幅;八十歲時,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歲時,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歲時,作第六集,共百幅。護生畫集功德於此圓滿。」豐子愷回信說:「世壽所許,定當遵囑。」

續集由夏丐尊作序,他比較兩集的畫作,說:「初集取境,多有令人觸目驚心不忍卒睹者。續集則一掃淒慘罪過之場面。所表現者,皆萬物自得之趣與彼我之感應同情……蓋初集多着眼於斥妄即戒殺,續集多着眼於顯正即護生。戒殺與護生,乃一善行之兩面。戒殺是方便,護生始為究竟也……。」此後豐子愷作護生畫,都以顯正為主。

弘一法師一九四二年秋在泉州圓寂。豐子愷一九四八年十一月自台灣至廈門,廣洽法師恰好也由新加坡來到廈門,豐子愷與他神交已久,今終得相見。廣洽法師領豐子愷參謁了南普陀寺弘一法師居處。第二年春,豐子愷赴泉州謁弘一法師圓寂之地,有人給他展示一信,正是當年他自己寄給法師的,信上「世壽所許,定當遵囑。」八個字赫然在目。他當即發願作了護生畫三集七十幅,然後親自拿到香港,請葉恭綽題字,再攜回上海,交大法輪書局於一九五0年二月出版。

護生畫四集八十幅,是一九六一年初得廣洽法師之助由新加坡薝蔔院出版,題字者為朱幼蘭。書出版後,廣洽法師以及豐氏諸友均建議豐子愷提早作第五、六集。他亦有此意,說:「人世無常,倘弟辜負此願離去婆娑,則成一大憾事。」第五集九十幅最後於一九六五年九月由新加坡薝蔔院出版,題寫者為北京虞愚居士。

次年文革爆發,豐子愷受到衝擊,《護生畫集》成為批判材料。不過他仍念念不忘第六集。他沒有聲張,只秘密進行,連廣洽法師也不知道。那時候有關書籍已損失殆盡,缺乏畫材,他找朱幼蘭幫忙,借到些舊書,據之作了百幅畫。朱幼蘭自告奮勇題詞,第六集終於在一九七三年大功告成。為了這套畫,豐子愷前前後後畫了四十六年,從三十歲到七十五歲,從平和安居到八年抗戰,而至內戰,而至文革,時代滄桑,世道多艱,個人經歷也曲折多變,但他依然奮力將之完成,足見其毅力非凡。完成了之後,他亦於一九七五年九月十五日病逝。

一九七八年廣洽法師再度回國,他了解到該護生畫集的情況後,將畫稿帶歸,並交香港時代圖書公司於一九七九年十月出版。

(摘自陳星《豐子愷漫畫研究》,頁96-103,西泠印社二00四年三月;陳星〈《護生畫集》始末因緣〉及其他網上資料)(圖為《護生畫集》第一集封面)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