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蕭決裂

蕭紅與蕭軍在武漢時,兩人的關係正日趨惡化,恰好端木蕻良搬了進來,他又較支持蕭紅,蕭紅便很樂意跟他接近。有一回,端木外出歸來,發現蕭紅在他桌上放了些練習書法的紙張,寫着張籍的〈節婦吟〉:「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這幾句詩蕭紅有時也會唸給他聽。他並不在意,因為他既沒有常惜玉,也沒有贈過她甚麼明珠,以為蕭紅除了他,也會唸給別人聽。只是這時候,蕭軍也開始練習寫字,寫的是:「瓜前不納履,李下不整冠。叔嫂不親授,君子防未然。」他仍是很摸不着頭腦。

一九三八年一月,端木應老友臧雲遠之邀,與蕭紅、蕭軍、聶紺弩、田間、艾青等,赴山西臨汾民族革命大學任教,擔任「文藝指導員」。他們在臨汾遇上丁玲,沒多久,戰情告急,他們便隨丁玲率領的「西北戰地服務團」,轉移到西安。蕭紅要離開臨汾時,蕭軍卻說要留下來和學校一起打游擊,兩人發生激烈爭執,決定各走各的路。

不過,蕭軍對蕭紅仍不大放心,托聶紺弩照顧蕭紅。但蕭紅始終跟端木蕻良較為相投,去到西安後,兩人接觸更多了。蕭紅有一條小木棍,端木想要,她答應明天再說,準備到時告訴他,小木棍已送了給聶紺弩,請聶幫忙承認。第二天,端木又央着她要小木棍,旁邊的聶紺弩冷冷地說:「蕭紅這小棍兒,我早就向她要了。」蕭紅不由一驚,便說她會把小木棍藏起來,誰找到就送給誰。她卻悄悄告訴端木小木棍藏在哪裏,結果小木棍為端木所得。端木頗為得意,特別橫操小木棍,和朋友合影了一張。不過,端木當它是類似馬鞭的玩具,「只是為了好玩兒,也不會因一個馬鞭而多情起來。」倒是聶弩知道此事後,一再追問蕭紅當中有沒有特別的象徵意義。

沒多久,聶紺弩與丁玲去了延安,半個月後回來時多了一個蕭軍。蕭紅乘機對蕭軍說:「我們永遠分開吧。」蕭軍多年後在《蕭紅書簡輯存注釋錄》中回憶說:「我們的『訣別』就是這樣平凡而了當的,並沒有甚麼廢話和糾紛地確定下來了。」但當時,糾紛還是有的,蕭軍氣沖沖對蕭紅說:「你和端木結婚吧,我和丁玲結婚。」蕭紅很生氣,覺得蕭軍將她當作貨物,要塞給誰就塞給誰。端木也很錯愕,他對蕭紅是有好感,但只當她是姐姐,從未想過結婚的事。蕭軍這樣說,他也感到受到侮辱。端木回敬了幾句,蕭軍就作勢要打他,被蕭紅阻止了。過了幾天,蕭軍又找端木決鬥,蕭紅對蕭軍說:「我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你要把端木弄死,我也把你弄死。我這話是算數的,你最好忍耐些。」蕭軍不得已作罷。

兩蕭關係徹底破裂。那時蕭紅其實已懷了蕭軍的孩子,她身體一向又不好,端木覺得出於道義,必須和她結婚,不然她會置於何地?自此之後,他反倒與蕭紅親密起來。最後,蕭軍離開了西安,從此跟蕭紅沒有再見面。

(摘自孔海立《端木蕻良傳》,頁76-81,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季紅真《蕭紅全傳》,頁387-416,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