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顆紅豆

兩蕭在西安決裂之後,蕭軍北上新疆。為免他再作糾纏,蕭紅和端木蕻良便南下回到武漢。端木的三哥曹京襄恰好請了婚假,也由上虞來到武漢,與女友劉國英舉行訂婚儀式。他知道端木要跟蕭紅結婚,感到不可思議,母親對端木期望甚大,蕭紅跟別人同過居,又懷着別人的孩子,母親知道了,一定不贊成的。但三哥知道端木的脾氣,反對也沒用,只好支持,臨走時給他留了一筆錢當結婚的費用。母親方面,只籠統告訴她端木要結婚了,沒有多提蕭紅的情況。

蕭紅的東北老鄉比較傾向於蕭軍,都不喜歡端木,在他們筆下,端木就成了無名氏,不是被稱為「T」就是「D」,或者「某君」,甚至「XX」。端木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但他仍執意要跟蕭紅結婚。他認為蕭紅從前所以兩次都受男人欺負,只因他們都沒有和她結婚。沒有婚姻的約束,他們才可以漠視蕭紅的存在,再肆無忌憚去跟別的女人談情說愛。端木不想蕭紅再處於那種「情婦」的地位,因此要給她一個名分,以示對她的尊重。不過,蕭紅不願意到政府機關辦理登記手續,她說這個政府不積極抗日,她不相信不抗日的政府。於是端木決定,還是相信自己,舉行一次由親朋好友參加的家宴。

端木央劉國英的父親劉秀湖當證婚人。劉老先生起初不答允,但在女兒的勸說下,最終同意了。一九三八年五月下旬,他們在漢口大同酒家舉行婚禮。到賀的主要是端木在武漢的親友,劉國英和她的同學竇桂英等,還有艾青、胡風等文化界朋友,一共十二個人左右,坐了一個大圓桌。

蕭紅送給端木四顆紅豆,有兩顆裝在橘黃色的絲袋裏,是魯迅送給蕭紅的。另外兩顆裝在薄牛皮紙信封裏,是許廣平送給她的,是一份定情信物。蕭紅很感動,說:「像我眼前這種狀況的人,還要甚麼名分,可端木卻做了犧牲,就這一點我就感到十分滿足了。」

(摘自季紅真《蕭紅全傳》,頁419-428,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孔海立《端木蕻良傳》,頁89-90,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圖為許廣平轉送蕭紅的紅豆)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