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風

端木蕻良和蕭紅在武漢結婚之後,武漢的戰況又告急。他們打算撤退到重慶,托羅烽去買船票,可惜只弄到兩張,最後是端木一人先去了重慶,蕭紅一個月後才到重慶與他會合。端木因此被蕭紅蕭軍的朋友痛罵。多年後端木的解釋是,當時船票得來不易,他們不好意思把兩張船票都據為己有,蕭紅已大腹便便,跟羅烽上路,讓他照顧既不合適也不方便。正好田漢夫婦也要去重慶,田漢時在三廳六處任處長,主管文藝宣傳。他的夫人安娥表示田漢辦法多,蕭紅和他們一起走萬無一失,女性之間也便於照顧。端木這才早行一步。

那時胡風仍留在武漢,着手結束《七月》。一天,他遇上蕭紅,問她:「怎麼端木不和你在一起?」她扁扁嘴說:「人家從軍當戰地記者了。」他看見她挺着大肚子,端木竟撇下她不管,大為氣憤。他回想端木三哥訂婚時大宴賓客,席上言笑晏晏,對女眷說昆明見、重慶見,怎麼連一個弟婦都不關照一下?

端木對胡風則另有看法。在那一個多月中間,曹靖華乘搭周恩來安排的汽車從武漢去重慶,周恩來問曹靖華,和魯迅有關的作家誰還沒有走?曹不知情,問胡風,胡風卻說沒有了。蕭紅便錯過了這及早離開的機會。端木覺得胡風這樣對待朋友太不厚道。

真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學者季紅真說,當事人都已作古,其中真偽也無法考辨,或許當中有陰錯陽差的誤會,曹靖華去問的時候,胡風確實不知道蕭紅還沒有離開,以為她是隨婆家人走了。

另有一件事,也加深了彼此的誤會。一九三九年,日軍繼續向西拉開戰線,開始轟炸重慶。端木蕻良和蕭紅又計畫遷移,但不知去桂林還是香港,其後聽從友人華崗的意見,可能也有徹底脫離蕭軍的朋友圈子之意,選擇了香港。

他們決定不驚動大家,悄悄地離去,生怕消息傳開,會遭到國民黨阻撓,卻因此頗引起一些朋友的議論。胡風給許廣平寫信,謂蕭紅和端木「秘密飛港,行止詭秘」。蕭紅聽到後給華崗寫信說:「我想他大概不是存心誣陷。但是這話說出來,對人是否有好處呢?絕對沒有,而且是有害的。中國人就是這樣隨便說話……這種自由自在的說話,是損人不利己的。」一九四0年七月,蕭紅在給華崗的信中又提到此事:「想當年胡風也受到過人家的誣陷,那時是還活着的周先生把那誣陷者給擊退了。現在事情也不過三五年,他就出來用同樣的手法對待他的同伙了。嗚呼哀哉!」端木也在給華崗的信中感嘆:「要陷人至此,世事真有令人大惑不解者,嗚呼!」艾青後來告訴端木,胡風也寫過信給他,說:「汪精衛到了香港,端木也到了香港。端木在香港安下了香窩。」這都使蕭紅和端木非常生氣。

(摘自季紅真《蕭紅全傳》,頁431-434、462-464,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摘自孔海立《端木蕻良傳》,頁101-102,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