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軍的孩子

蕭紅懷着蕭軍的孩子,想過要打下來,但被端木蕻良制止了,說孩子是無辜的,他既然接受得了她,也接受她的孩子。端木和她結婚後去了重慶,留下她在武漢。她本打算與田漢、安娥夫婦一起赴重慶的,但田漢因工作關係一時不能成行,安娥便自己轉道去了南方。耽擱了一個月,蕭紅好不容易弄到船票,與馮乃超的夫人李聲韻同行,誰知船到宜昌,李聲韻急病進了醫院,蕭紅只得獨自上路。她在碼頭四處找船,不慎被纜繩絆倒,爬不起來,後來有人路過,才扶起了她。她跌倒時,曾希望把孩子也跌出來,覺得自己一個人如何能把他拖大,但八個多月的胎兒仍穩穩當當留在肚子裏。去到重慶時,她遇上張梅林,對他說:「我以前在東北,到了上海後去東京,現在的重慶,都是我自己一個人走路,好像命中注定似的。」

蕭紅安頓不了幾個月,就要臨盆了。端木將她送到江津白朗、羅烽夫婦的家中,那裏有老人幫忙照應。蕭紅順利在醫院誕下孩子,白朗曾對端木後來的夫人鍾耀羣說,蕭紅產下的是個白白胖胖的男嬰,低額頭,四方臉,酷似蕭軍。產後三天,白朗早早晚晚去醫院送湯送水。期間,蕭紅向白朗索要止痛片說是牙痛,白朗帶給她德國拜爾產的「加當片」,這是比阿司匹林厲害得多的止痛藥。第四天,蕭紅十分平靜地告訴白朗,孩子頭天夜裏抽風死了。白朗聽罷馬上急了,說昨天還好好的,怎麼就死就死了,要找醫院理論,蕭紅卻死命攔住。醫生、護士都很吃驚,說要追查原因,蕭紅自己反倒非常冷淡,也沒有多大的悲傷。

白朗是暗示蕭紅「殺」了自己的孩子,季紅真九十年代曾訪問她,她仍是持這個說法。梅志一九八五年發表〈愛的悲劇〉回憶蕭紅,也說對此事感到惶惑。季紅真認為,白朗與梅志作回憶時已屆暮年,她們的話難免帶有後設的性質。白朗還有過兩次精神分裂,一次是在延安時期,失語一年半,滿嘴牙齒都脫落;另一次,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她的精神狀況也會影響了敘事的可靠性。白朗根本沒有看見死嬰,而且,如果醫護人員不介入,產後的蕭紅是無法獨自處理屍體的。她們的推測基於蕭紅一開始就不想要這個孩子,曾經打胎未成,加上她們都認定蕭紅不愛端木,留戀的是蕭軍,是為了氣蕭軍才和端木結合,於是得出這樣的結論。梅志的惶惑是針對端木的,以為是他不願此接受這孩子,逼得蕭紅出此下策。

季紅真說,其實還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孩子根本未死,蕭紅偷偷送了人,為了一了百了結束和蕭軍的關係,向朋友隱瞞了真相。即使孩子真的死了,也可能是沒有育嬰經驗出了意外而死。嬰孩死了,醫護人員不會不知道的。白朗的說法漏洞太多,不能置信。

(摘自季紅真《蕭紅全傳》,頁419、442,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孔海立《端木蕻良傳》,頁94,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梅志〈愛的悲劇〉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