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

端木蕻良和蕭紅在重慶時,復旦大學因日本人侵佔上海而遷至重慶,端木得以在復旦任教。復旦本來還想請蕭紅擔任一兩節文學課,但蕭紅一口回絕了。她說:「我怎麼能去教書?教書得必備課,還要把講義編好。這和寫小說散文不一樣。講課時間長了,就會變成學究,要搞創作也只會寫『教授』小說了。」但端木畢竟有了固定收入,加上額外的稿費和編輯收入,還有蕭紅的稿費,兩人此時的生活算是較為安定。

端木還應香港戴望舒的邀請,為星島日報副刊星辰版撰寫長篇連載《大江》。端木邊寫邊登,有時趕稿十分吃力。有一次,他感受風寒,風濕舊患發作,起不了牀,但戴望舒催稿催得緊,他打算寫信告訴戴望舒,登個啓示說:「作者有病暫停。」蕭紅叫他不要停,她接着來寫。她將已刊載的《大江》通讀一遍,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他,他以為可以,就寫了下去。

後來有一天,端木和蕭紅去探望曹靖華。曹注意到端木手裏拿着《大江》的原稿,字跡似是蕭紅的。蕭紅只好承認是她幫忙抄的。曹便說她,你不能給他抄稿子,他怎麼能讓你抄呢?不能再這樣。曹大概認為,以蕭紅的創作之才,作抄寫未免太浪費了。端木寄稿到香港之前,因戰時郵件容易遺失,常會找學生姚奔等錄抄備份,讓蕭紅代抄的可能性不大。曹靖華看到的,很可能就是蕭紅代作的部分。蕭紅說是代抄,大概是為了端木的面子而作掩飾。

《大江》一九四七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列入趙家璧主編的晨光文學叢書第十二種。那時蕭紅已逝世多年,她所代作的一大段端木覺得與原風格有些不同,但想起那是她的手筆,便一字不動保留下來。

許多人針對其他作家對蕭紅的影響大做文章。張梅林曾說她與蕭軍分手之後,作品「可塑性」甚大,容易受身邊的人的影響。美國學者葛浩文不同意。蕭紅與蕭軍分手後的兩部主要作品《馬伯樂》與《呼蘭河傳》,都看得出蕭紅的獨創性。端木蕻良寫《大江》時,蕭紅也在寫《呼蘭河傳》。兩書風格迥異,但主題卻有數處相同。像《呼蘭河傳》描述家鄉日落的奇景,即「火燒雲」,也在《大江》出現,不過後者的效果遠不如前者。又如兩書都寫到「跳大神」,蕭紅寫得活靈活現扣人心弦,端木卻作類似學術性的敘述,感染力大大遜色。葛浩文說,蕭紅在寫作上,自有主見,並不依賴他人的觀點,靠的是自己的天分。

端木蕻良也說,蕭紅與他結婚後,「當然也可以看出蕭紅的文風是有些轉變……這改變是表面上的,蕭紅的氣質、文筆、風格是一貫的,從她短文章一直到長的文章都是一貫的。」

(摘自季紅真《蕭紅傳》,頁452-456,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孔海立《端木蕻良傳》,頁95,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葛浩文《蕭紅傳》,頁135-138,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