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羅佩

高羅佩(Robert Hans van Gulik),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荷蘭漢學家,酷愛中國文化,著有《琴道》、《秘戲圖考》、《中國古代房中考》等;前者乃西方首部介紹中國古琴藝術的專著,後二者則為研究中國性學的開山之作。一九三五年他出任荷蘭駐日大使館秘書,沒有乘機研究日本文化,卻研究起中國文化來。他將自己的姓氏「Gulik」音譯為「高」,教名「Robert」音譯為「羅佩」,改了個中國名「高羅佩」。他住在東京芝公園附近,故起了個表字叫「芝台」;又自號「笑忘」,係取中國俗語「一笑百慮忘」之義。他與人交往時,總愛人家稱他為高先生或芝台兄。

他起初稱其書室為「集義齋」,後來收集中國古琴的材料多了,便改稱「中和琴室」。太平洋戰爭中,他的藏書幾銷毀殆盡。一九四三年,他奉派任荷蘭駐華大使館一等秘書,攜了在日本劫餘的書來到戰時首都重慶,乃稱其書齋為「猶存齋」。他在重慶與名門閏秀、張之洞外孫女水世芳結婚,覺得這個書齋名稱不夠浪漫,又改為「吟月盦」。十年後回到東京,他嫌這個名稱有點輕浮,再改為「尊明閣」,一則以表明自己生當亂世而光明磊落,二則以表示崇尚明代文化。

胡文輝在《現代學林點將錄》中說:「高氏最特異處,尚不在其中國知識的博洽,而在其中國文化素養的全面。一般漢學家,能讀漢字未必能說漢語,能說漢語未必能寫中文,而高氏不僅熟悉中文,更能作文言文,詩詞吟詠亦已入流;文學以外,書法、篆刻皆善,古琴也得名師指點。其通才絕藝,儼然有中國傳統士大夫的遺風,不僅非任何漢學家所能及,在現代中國人之中亦屬罕有。而且,他身為西國官員,下筆每稱『吾華』如何,開口即道『在我們漢朝的時候』或『我們中國在唐朝』之類,更堪稱最中國化的漢學家;若有繼陳垣而作《現代西洋人華化考》者,自不可無此公也。」

編纂有《高羅佩事輯》的嚴曉星則謂,他這樣的趣味與素養,注定了他不可能在某一項領域皓首窮經,而只能在遊藝之餘,興之所至,發而為文。這樣的著述動機,亦純然是「吾華」文人的,而非現代學者的。

(摘自《盧前筆記雜鈔》,頁9-10,中華書局二00六年四月;胡文輝《現代學林點將錄》,頁551-552,廣東人民二0一0年八月;嚴曉星《高羅佩事輯》,頁3-15,海豚出版社二0一一年三月;嚴曉星〈老外寫出了現代中國性學開山之作〉;陳來元〈高羅佩:愛鑽研中國房中術的荷蘭君子〉
(圖為高羅佩為琴友查阜西繪的小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高羅佩

  1. 半桶水 說:

    知道幾位淵博的漢學家,卻從來不識這位高羅佩,有趣,有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