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重春韶鬢未華

蕭紅一九四0年一月間到達香港,肺病日見嚴重,經常咳嗽、發燒。恰好史沫特萊去探望她,知道她的情況,便通過自己的關係,為她聯繫了瑪麗醫院,叮囑她到醫院作個詳細檢查。八九月間,蕭紅住進瑪麗醫院,照過X光片,發現兩片肺葉上都有空洞。醫生替她打了幾回空氣針治療,但都收效不大。她住了幾個月,屢遭醫生、護士的冷待,病情又不見好轉,便愈來愈不耐煩,要求出院。但是醫生不同意,端木蕻良和資助蕭紅住院的周鯨文也不贊成,認為醫院的環境對治病較有利。蕭紅很傷心,抱怨端木只聽醫生的,不會真心為她着想,一味推脫,說些無關痛癢的寬慰話。當時她想,如果蕭軍在四川,我打一個電話給他,他一定會來接我的。她決定靠自己,找到東北救亡協會的香港主持人于毅夫,出面替她交涉出院。端木無奈,只好將她接回九龍的窩居。

蕭紅病重之後,端木這個大孩子也開始學習體貼別人。有時他從九龍過海到香港辦事,朋友拉他去喝茶,他總是說:「出來很久了,家中只有蕭紅,要早點回去。」蕭紅常常白天也睡不安寧,為了讓她舒服些,他就請在《時代文學》擔任編務而來九龍上班的袁大頓,一起把她的臥榻南移又北轉,甚至像搖籃一樣,把她的牀擺來擺去。一次,柳亞子來看端木,適逢端木在輕輕搖動蕭紅的病榻,又給蕭紅端藥侍茶,柳亞子十分感動,即興作了首〈再贈蕻良一首並呈蕭紅女士〉:

「諤諤曹郎奠萬嘩,溫馨更愛女郎花。文壇馳騁聯雙璧,病榻殷勤侍一茶。長白山頭期殺敵,黑龍江畔漫思家。雲揚風起非無日,玉體還應惜鬢華。」

幾天之後,柳亞子買了束菊花再次探蕭紅。蕭紅很高興,將花插進瓶子裏。柳亞子請她為自己的詩冊題詞,蕭紅寫下:「天涯孤女有人憐!」便淚流滿臉,寫不下去。柳亞子也為之動容,沉吟寫下〈贈蕭紅女士病榻〉:

「輕颺爐煙靜不嘩,膽瓶為我斥羣花。誓求良藥三千艾,依舊清淡一餅茶。風雪龍城愁失地,江湖鷗夢倘宜家。天涯孤女休垂淚,珍重春韶鬢未華。」

柳亞子後來撤離香港,在這之前,他還托端木轉交蕭紅四十美金,以備必時之需。蕭紅致電答謝。柳亞子聽見蕭紅的聲音,說:「你能打電話呀。」蕭紅對端木和駱賓基說:「他那個高興的口氣……說是從我的聲音就知道精神好了,這真是詩人的真摰。在這樣慌亂的時候,誰還注意一個友人的聲音呢?」

柳亞子到桂林後,得知蕭紅病逝,把自己的住所稱為「傷春悼紅之樓」,刻了一方圖章,以後還寫下了好些懷念蕭紅的詩文,感人至深。

(摘自季紅真《蕭紅傳》,頁479-5011,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孔海立《端木蕻良傳》,頁109-110,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葛浩文《蕭紅傳》,頁113-114,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中華詩賦的傳承與創新》網站之《蕭紅研究》二0一0年十二月十五日)(圖為柳亞子)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