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怨

蕭紅的東北老鄉一直都不能接受端木蕻良,認定蕭紅不愛端木,愛的始終是蕭軍,她是為了氣蕭軍才與端木一起的。在蕭軍的〈側面〉、胡風的〈悼蕭紅〉,以及駱賓基、聶紺弩、梅林、高原、蔣錫金等人的作品裏,端木就成了「無名氏」,不是被稱為「T」就是「D」,或者「某君」,甚至「XX」,而且將他說成個極度自私的人。

端木倒從來沒有分辨,認為這是個人隱私,無須向公眾交代。到九十年代,終於有人去訪問他,但這時他已中風並失去說話的能力,有許多事,只能由他的第二位妻子鍾耀羣和姪子曹革成代為解說。

例如據曹革成說,蕭紅當初是立了字據,要端木全權負責她的著作版權的,因她不要讓人隨意刪改她的作品。但端木將字據撕了,一來他不願意想這個事情,也不願意蕭紅心裏有死亡的陰影;二來他覺得自己是合法丈夫,她的版權自歸他所有。蕭紅也跟他商量過如何酬謝駱賓基,他們跟駱相識不久,難得人家肯留下來照顧蕭紅。蕭紅想將《生死場》的版稅送給駱,但端木不同意,認為這本書篇幅不長,又再版多次,加起來的版稅也沒有多少,不如把《呼蘭河傳》的版稅送給他,既是新書,篇幅長,再版機會也多,版稅相對地會較豐厚。蕭紅同意了,並將這決定告訴駱。可是蕭紅去世後,駱與端木就為蕭著版權打起官司來。

幸好,也有其他人說過較中肯的話。一九八0年十二月,秦牧在《花城》雜誌發表了〈漫記端木蕻良〉,當中說:「端木和蕭紅的婚姻,外界曾經有過一些傳聞,我個人相信他們兩位的思想、感情很有契合的一面,但在生活習氣上也有不大調和的地方。端木生於那麼一個家庭,感情很細膩,蕭紅卻是抽煙喝酒,帶有流浪者烙印的比較奔放的婦女,如果說一切方面都很一致,又未免講得理想一點。但如果說沒有共同基礎,只是一種輕率的結合,卻又講得過分。」

林斤瀾與端木蕻良、蕭軍、駱賓基都先後同事,認識了幾十年。他說,蕭軍是硬漢,駱賓基也是條漢子,端木蕻良是感情細膩的、城府很深的人。蕭軍和駱賓基誼同戰友,關係極鐵,兩位鄙薄、怨惱端木蕻良。文革時候,蕭軍白天挨了鬥,晚上回家得知駱賓基被鄰院的造反派用瓦刀砍傷了頭,怒不可遏,拎起鐵頭手杖,帶着兒子女婿,叫板對方:「你小子出來吧,嚐嚐我蕭軍的厲害!」對方龜縮,終不敢出。蕭軍跟端木蕻良直面相碰的時候,偶爾打個招呼,駱賓基跟端木蕻良生死不相往來,不用說打個招呼了。駱賓基和端木蕻良晚年同住作協「紅樓」,文聯活動,派車要分頭,他們不能同車!而駱賓基和蕭軍,對當年端木蕻良和蕭紅在武漢結婚一事都不予承認!但這是基本事實,胡風、艾青都在婚禮現場,有案可稽。

林斤瀾認為,兩蕭的分離不可避免。蕭軍曾說:「在舊社會,我打架的次數比發表文章的篇數還多!那就是我用拳頭寫的文章。」可惜這種文章也寫給了蕭紅。蕭紅臉上有傷,蕭軍逢人便說夢中打架,把蕭紅給打了。梅志的文章寫道:蕭紅臉上有傷,說是自己不小心碰的。不料蕭軍大聲說:「是我打的!」

蕭軍與蕭紅同居的時候,還不時跟別的女子有染。兩蕭分手三四個月,蕭軍愛上了後來的妻子。妻子在回憶錄裏,強調當時有三,一是蕭軍神魂顛倒,二是她只有十九歲,三是還是個處女。林斤瀾說,「這種說法對蕭紅是否有辱姑且不論,『神魂顛倒』是蕭軍的權利,他的追求值得尊重。而端木呢?他就沒有愛人的權利?他就不能追求幸福?他明知蕭紅懷上了蕭軍的孩子,可仍然與她結婚,實不容易。然而世人很少同情他,理解並尊重他。似乎沒有他的出現,蕭軍就不會把蕭紅當作漂亮的用破了的抹布,兩蕭就美滿,就白頭到老。兩蕭都是魯迅的學生嘛!蕭紅即使一天挨打十拳,忍受全圓、不離不棄,該是多好的童話!」

又說:「將近四年的時間,與端木的結合,蕭紅不可能沒有輕鬆和快樂。她創作的數量和品質都比『前一時段』要好(代表作《呼蘭河傳》即是)。然而蕭紅終究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端木內向的性格大約並不適應於她,她心中一隅總還留戀着蕭軍這個豪放的人。對於這個,聰明善感的端木不會不知道吧。可能,端木的心中懷有世人難以詳知的隱情。知情者說,蕭紅命苦,可她的性格絕不溫柔溫敦。為什麼與蕭軍相處老是爭吵?羅烽的妻子白朗就說她有神經質的毛病,她在病中和駱賓基戀愛上了,還說病好之後嫁給他。病中之人歇斯底里,常常衝動,對駱賓基說端木的壞話也並不是不可能的……駱賓基寫《蕭紅小傳》,含有對端木的鄙夷。相反,對是是非非,端木一個字都沒有寫。『東北作家羣』歷盡劫難,端木熬成病秧子,還能夠出門時,還到南方蕭紅墓前,燒詩焚詞……」

(摘自季紅真《蕭紅傳》,頁507-508,現代出版社二0一一年五月;孔海立《端木蕻良傳》,頁89-90、126-127,復旦大學二0一一年一月;袁權《蕭紅全傳》,頁229-237,中國青年出版社二0一一年六月;程紹國〈潮兮魚兮〉)(圖中後排左起:胡風、許廣平、池田幸子、蕭軍、蕭紅;前排左起:鹿地亙,小田岳夫。拍攝於一九三七年三月上海法租界霞光坊許廣平寓所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