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版張著的出版日期

台灣皇冠六十年代出版了張愛玲四本著作,即《秧歌》、《怨女》、《流言》、《張愛玲短篇小說集》,封面都是夏祖明設計的大滿月。這四本書的出版資料相當混亂,有的寫作:「初版:民國……;本版(或這一版):……」有的乾脆沒有出版日期。於是許多人都以為沒有出版日期的是初版本,像孔網的賣家就是這樣說的。藏書家吳興文也說:「台灣早期出版的都沒有註明出版年月,以我看到的《秧歌》,只註明封面設計夏祖明。不像瓊瑤《窗外》,只有第一版沒有註明,再版以後都註明,並且註明印數,我才有辦法確認沒有註明出版年月的版本是第一版。」(見吳興文〈《惘然記》初版本〉,刊二0一一年九月八日中國時報)

按一般說法,這四本都初版於民國五十七年七月,因為後期的版本都如是說。但這也不大靠得住,我就見過《怨女》的一個版本,寫着:「初版:民國五十五年四月;第廿版:民國七十七年三月」,也見過寫着初版日期是五十七年六月的。我手上的《秧歌》、《流言》,相信是較舊的版本,甚或是初版,出版資料不在書後,而在勒口,出版日期都說是五十七年六月(沒有說明版次)。《張愛玲短篇小說集》舊版我見過兩種,出版資料也在勒口,一說是民國五十七年七月初版,一說是民國六十一年五月三版(都注明了版次)。看來只有這本的初版日期是前後一致的。那麼其他幾本究竟初版於五十七年六月還是七月(《怨女》那個「五十五年四月」恐是「手民之誤」)?

有書友建議到圖書館翻查一九六八年上半年的《皇冠》雜誌,想必有「本社新書」廣告,包括定價與出版日期。這倒是個好方法。如果在六八年六月那一期已知道書出版與否,已出版了哪幾本,就會多一個證據了。(書友的建議見拙文〈關於《秧歌》的疑問〉

順帶一提《秧歌》早期的皇冠版,封面都是一片澄黃,但初版書名和作者姓名的字體是白色的,後期的則是黑色的。初版書脊為黃底白字,後期有的黃底黑字,有的黑底黃字。初版售價NT$10和HK$2。書脊黃底黑字的售NT$30和HK$5;黑底黃字的售NT$35和HK$6,已是一九七六年版了。八年來書價的漲幅也很可觀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張愛玲書話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