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天笑的最後三本書

包天笑的名號很多,起初在報上譯載《迦因小傳》時,隨意取了個筆名「吳門天笑生」,後來簡化為「天笑生」,再後來,便只署「天笑」二字。他與陳景韓是好朋友,陳為人不苟言笑,人家背後呼之為冷血動物,陳知道了,索性以冷血作筆名。包在上海時報時期,常與陳合寫時評,陳署一「冷」字,他則署一「笑」字,合成一個筆名「冷笑」。他據《傳燈錄》:「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惟迦葉尊者破顏微笑。」又署過拈花、迦葉;另外也有筆名愛嬌、曼妙、微妙等。晚年寓居香港,自稱餘翁,表示珍惜剩餘年。

他在香港的書齋叫釧影樓,許多人以為當中必有艷聞,當年高伯雨就以此問過他。他寫過兩本書《釧影樓回憶錄》和《釧影樓回憶錄續篇》,前者有一章「釧影樓」,說到他的父親,有個好朋友做投機生意失敗,債主臨門,無法應付。除夕夜半,朋友找他父親父求救,但父親沒有現款,幸好母親仗義,將自己的金飾悉數給了彼,才救了彼一命。他認為母範足式,寄其孝思,便將書齋命名為釧影樓。

兩本回憶錄都由高伯雨主持的大華出版社,分別於一九七一和七三年出版。《續篇》出版時,包天笑已九十八歲,不久就辭世了。包去世前一個多月,還應高伯雨之邀,寫成了《衣食住行的百年變遷》,陸續刊於新晚報。此書於一九七四年由大華出版,高伯雨原想以它慶祝包的百歲壽辰的,可惜他已不及見了。

(摘自鄭逸梅〈瑣記包天笑〉,刊《清末民初文壇軼事》,頁205-2165,學林出版社一九八七年二月;鄭逸梅〈克享遐龄的包天笑翁〉;包天笑《釧影樓回憶錄》,頁188-191,大華出版社一九七一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