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雜事詩箋釋》

一九五0年二月至五月間,上海亦報曾連載《兒童雜事詩》,署名東郭生,並附有豐子愷的插圖。當時鍾叔河讀了,覺得甚好,但不知道東郭生是誰,後來因研究希臘神話,跟周作人通信,才知道是他。鍾好不容易搜到亦報剪報全份,經歷文革,竟然保存下來,他發願為之箋釋,終於編成了《兒童雜事詩圖箋釋》,交文化藝術出版社於一九九一年初版。中華書局一九九九年以繁體字重印,書名省了一個字,改為《兒童雜事詩箋釋》。嶽麓書社則於二00五再出了個「增訂定本」,書名仍作《兒童雜事詩箋釋》。

文化藝術版和嶽麓版開本都是15 x 26 cm,中華版是13 x 21 cm。雜事詩共七十二首,插圖只得六十九幅,乙之二、五、七當日刊出時注明了「此詩無畫」,或「今日無圖」。鍾叔河找畢克官補畫了三幅,用於文化藝術版,後來出版中華版時,因其版式較小,不大適用,便請豐子愷女兒豐一吟另外補畫。在增訂本中,又用回了畢克官的補畫。

二0一一年安徽大學又出了個新版,作了較大改動,一是鍾叔河再大幅增訂內容。一是前此用的是周作人一九六六年的寫本,今回用了一九五四年的寫本,「見過六六年寫本的人,正好進行比較研究,對照欣賞。」

以往三個版本都為豎排,先是周詩的手跡,但沒有排印出來,接着是豐畫,後面便是鍾的箋釋。新版將周詩和箋釋都改用簡體橫排,周的寫本全文附於書後,還特別加了幾句說明:「請按照直行閱讀習慣,翻開封底自右至左,從《兒童雜事詩序》看起,看到右面的『一九五四年一月三十日重抄一過』為止。」唯恐讀者讀不慣似的。三個舊版都是平裝本,新版改為精裝本,開本為16 x 23.5 cm,仍用畢克官的補畫。

書前原有〈箋釋者言〉,當中云:「年來以腦出血病廢,寫載道之文已無此力量,為言志之作又缺乏心情,唯以此遣有涯之生矣。牟陌人跋《蜂衙小記》引昌黎詩云:『爾雅注蟲魚,定非磊落人』,予歷經喪亂,夏日秋風,書劍飄零,形神俱敝,何能作磊落人耶。」篇末的日期是一九九零年四月。新版的題記如是說:「《兒童雜事詩箋釋》作於一九八九年秋冬間,時情緒極差,交付出版社時寫的〈箋釋者言〉有云:『寫載道之文已無此力量……』」夏日秋風,可見此書編成,實也寄托着編者載道之情。

附記:周作人這些詩原是一九四七至四八年間,在南京老虎橋獄中寫成的。他出獄後,暫居上海,一時生活無着,亦報編者唐大郎知道了,便將他這些詩拿到報上連載,給他幫補一下稿費。唐並邀請豐子愷替周詩配畫。豐那時在上海文化界地位相當高,但出於對周氏的尊重,仍很樂意為之。不過,周對豐似乎不大領情。他一九六三年四月寫信給鮑耀明說:「上邊豐子愷的插畫,乃係報館的好意請其作畫者,豐君的畫我向來不甚贊成,形似學竹久夢二者,但是浮滑膚淺,不懂『滑稽』趣味……裏邊的詩較好者亦不甚多,但是比起插畫來,大概百分比要較好一點罷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