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覺民

林覺民,字意洞,號抖飛,一八八七年生於福州的書香門弟,在十三歲童生試時就寫下「少年不望萬戶侯」,揚長而去。十四歲入全閩大學堂,醉心新學說,鼓吹革命。後赴日留學,研讀哲學,擅日、英、德文,並在日加入了同明盟會,成為會中活躍分子。

一九一一年四月九日,林奉命帶第一批十餘名先鋒隊員從馬尾登船取道香港轉赴廣州。廿五日他在船上對身旁的鄭烈說:「此舉若敗,死者必多,當可感動同胞……使吾同胞一旦盡奮而起,克復神州,重興祖國,則吾輩雖死之日,猶生之年也,寧有憾哉!寧有憾哉!」廿七日,他隨黃興、方聲洞等攻打廣州兩廣總督署。寡不敵眾,起義失敗,他傷重力盡被俘。兩廣總督張鳴岐、水師提督李准親自主持會審。他不會廣東話,但仍以流利英語作答,縱論世界大勢和各國時事,慷慨陳詞,並奉勸兩人:「革除暴政,建立共和,能使將來國家安強,人民樂利,則我之死亦瞑目矣。」李准動了惻隱之心,建議此人才可留為朝廷所用。張鳴岐也嘆息:「惜哉!此人面貌如玉,肝腸如鐵,心地如雪,真奇男子也。」不過張認為留下他後患無窮,幾天後在廣州天字碼頭將他槍決。

起義前三天,他深夜潛伏於香港濱江樓,念及老父幼子,還有懷着第二胎的妻子,挑燈寫下遺書,一封給妻子的〈與妻書〉,一封給父親的〈稟父書〉,天亮後交給朋友,說:「我死,幸為轉達。」

〈與妻書〉全文:

意映卿卿如晤: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謂吾忍舍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憶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嘗語曰:「與其使我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汝初聞言而怒;後經吾婉解,雖不謂吾言為是,而亦無辭相答。吾之意,蓋謂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與汝,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嗟夫!誰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憶後街之屋,入門穿廊,過前後廳,又三、四折,有小廳,廳旁一室,為吾與汝雙棲之所。初婚三、四月,適冬之望日前後,窗外疏梅篩月影,依稀掩映。吾與汝並肩攜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語?何情不訴?及今思之,空餘淚痕。又回憶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復歸也,汝泣告我:「望今後有遠行,必以具告,我願隨君行。」吾亦既許汝矣。前十餘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語汝;及與汝對,又不能啓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勝悲,故惟日日呼酒買醉。嗟夫!當時余心之悲,蓋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誠願與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時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無時無地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離散不相見,徒使兩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試問古來幾曾見破鏡重圓?則較死尤苦也。將奈之何!今日吾與汝幸雙健,天下之人,不當死而死,與不願離而離者,不可數計;鍾情如我輩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顧汝也。

吾今日死無餘憾,國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歲,轉眼成人,汝其善撫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則亦教其以父志為志,則我死後,尚有兩意洞在也。甚幸!甚幸!

吾家日後當甚貧;貧無所苦,清靜過日而已。吾今與汝無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感應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汝旁也,汝不必以無侶悲!

吾愛汝至。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嗟乎!紙短情長,所未盡者尚有幾萬千,汝可以模擬得之。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我,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

辛亥三月二十六夜四鼓意洞手書

林覺民被殺後,他在廣州任職的岳父陳元凱托人連夜送信通知,林家聞訊,為避滿門抄斬,急賤賣了祖居,一家七口躲到別處。一日清晨,林母撿獲從門縫中塞進來的小包裹,內為兩封遺書。其妻陳意映痛不欲生,不久早產了遺腹子林仲新;兩年後,抑鬱成疾,終隨林而去。

廣州起義被殺者七十二人,稱為「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當中福建人就佔了十九名,家住福州市區的有十位,有七位曾經留學日本,號稱「十傑」,犧牲時都很年輕,八位在廿五歲以下。林也是十傑之一,死時廿四歲。

(參考江寶章〈走進黃花崗烈士林覺民故居:千古絕唱《與妻書》〉;周櫻〈林覺民的《與妻書》〉刊明報月刊二0一一年十月號總第五五0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林覺民

  1. Paul Mak 說道:

    香港的濱海樓在那裡呢?

  2. Leo 說道:

    Thanks for your kind post!
    i love to learn those history about H.K. and our country China as well.
    Thanks again.
    Chee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